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22 11:40:0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托世悟空
  4. 第一章 天災

第一章 天災

更新于:2018-03-16 15:25:06 字數:2727

字體: 字號:
托世悟空目錄
共3章
  一九八三年四月二十七日,一個平平常常的日子。

  初春的陽光散在泛綠的大地上,天空上萬里無云,可以說是一個風和日麗的好天氣。

  在這個偏遠的小村里,這里的人以田為生,依田為墳。附近的幾個小村也全都是這個樣子。

  就在今天,這個小村里的一家農戶的孩子出生了,當母親欣慰的看著自己正在啼哭的孩子慢慢的睡著之后,孩子的父親此時正在那里哈哈大笑著。

  “哈哈,是個帶把的!”

  雖然說已經精神文明建設好一段時間了,但是在一些比較偏僻的地方當然還是重男輕女一些,而這一家也正是如此。

  “兒子兒子!你就叫孫文了!老爸我好不容易在村長那借來的字典,翻了一個多星期的了,你就叫這個名字了!”

  身上有些贓,有些想上去抱但是卻又怕自己身上太臟的孫文爹,看著仍舊在那里伸著小胳膊小腿的兒子,笑容堆的臉上的皺紋一堆一堆的。

  離村子三十多里地遠的一座城市里,在一個窄小的胡同里,一只狗和一只貓在瘋狂的向著村子的反方向跑著。如果讓人看到的話絕對會以為花了眼,沒見過能跑的這么快的貓和狗,就算是貓和老鼠里面的也不行丫!

  “老貓?”

  “老狗!”

  這要是周圍有人一下子不就得崩潰了,因為這兩只動物幾乎同一時間的后退一步,讓開了剛剛差點撞到的地方,警惕的互相望著對方。然后居然還道出了人言!

  ……

  “你也感覺到了?”狗的嘴吧一張一合,比普通話還標準的普通話就這么從一只狗的嘴里冒了出來。

  “太恐怖了!”只見那只貓渾身的毛幾乎都豎立了起來,眼珠子滴溜溜的亂轉,卻始終不敢瞄向小村的方向。

  兩個人互相盯著大概能有那么幾秒鐘,卻又突然同時從嘴里冒出一個詞來“咦?消失了?”

  “我說老狗,你得管管你手下的那票人了,這地盤也不能這么搶的吧。”同時道出一樣的話來之后兩個人都愣了一下,但是緊跟著那只貓的眼睛再一轉,就又說出來這么一句話。

  “老貓,我手下的小弟比你的多,吃飯的嘴也就多,當然地盤相應的不也得大點嘛。”說完這句話之后兩個動物幾乎同時原地一轉。

  那只狗原來的地方變成了一個帶著眼睛,看起來有點像大學教授一樣的人,體面又不失風雅。

  而原來那只貓的地方卻變成了一個二十三四歲的青年,看起來精神奕奕,但是眼底下那抹狡猾的光卻仍然抹不去。

  兩個不知道究竟是人還是動物的,呃……姑且先還叫東西吧,站在那里謹慎的互相盯了半天,然后非常有默契的同時消失了。

  世界上最公平的就是時間,也不知道是哪位胸懷大道的哲人說的這句話,不過還真的是很對很對,因為一轉眼的時候,時間就已經到了一九九六年。

  這個時候孫文已經開始討厭別人叫他小文了,因為他覺得自己一點都不小。有時候課間上廁所的時候和別人比小JJ的時候就覺得自己的比他們的都要大一些。

  ……

  ……

  馬上就要面臨著中考的孫文一路上邊踢著小石頭子邊往家走,因為明天就是周末了,一周沒有回家的孫文一邊走一邊想著娘能給自己做點什么好吃的。

  路途挺遠,孫文走的時候就感覺有點不對勁,這天上怎么黑的這么快。

  抬頭望了望天空,發現居然要下雨了,心里不由得有點著急,腳下的步伐也快了起來。

  剛剛緊趕了沒多大一會兒,只覺得本來已經漸漸黑下的視線突然一閃,緊接著就聽得一聲“喀嚓”,一道迅捷無比的閃電就劈了下來,嚇了孫文一跳。

  然后這雨就噼里啪啦的掉了下來。

  于是孫文便撒丫子開始往家里跑了起來。

  但是當孫文跑到離村子里馬上要到家的地方的時候,便傻了。

  不遠處自己生活了好幾年的屋子,正在冒著熊熊的大火,就算是暴雨在嘩嘩的下著,那火勢卻也一點都不見得有要熄滅的意思。

  前面一群人忙忙碌碌的在來回跑著,喊著,只不過在現在的情況下,如果不把耳朵靠近要說話的人嘴邊,幾乎都聽不到那個人到底在說什么。

  “喀嚓!”又是一道巨雷,劃破了整個天空,狠狠的劈在了那團火焰上面,激的火焰一跳,本來離火焰不遠處的人立馬齊齊退后了幾大步。

  “爹!娘!”這個時候孫文突然間反應了過來,向著人群的方向跑去。“三叔!三叔!我爹我娘呢!”

  “二嬸!我爹我娘呢!”

  本來剛剛還在喧鬧的人群在孫文跑了過來的時候,一下子就沉默了。

  除了雨聲和雷聲之外,就只剩得一個稚嫩的聲音,在尋找著自己的爹娘……

  “文兒啊,跟我走吧。你爹娘……他們沒有出來。”孫文見到所有人都沉默,不由得想要沖向火焰那個方向,但是卻被一個人拉住了,在孫文的耳邊說出了這么一句話。

  “不!不!你們都在騙我!”小小年紀的孫文在被拉住的時候還以為是自己的娘,不過回頭看到卻是村尾的二姨,緊接著卻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孫文的聲音一下子就劃破了整個世間。

  “唉……真可憐,才這么小。”圍著的人群漸漸散了開去,對那個仍然在燃燒的火焰都已經放棄了希望。

  “天災啊!老孫家是造了什么孽啊,怎么會遇到這樣的災難呢!唉……”每個人的眼睛都有點渾濁了。

  村子小,所以每家每戶之間都有著或多或少的親戚關系,而且平時走動的也很多,當孫文的家里起火了的時候,幾乎所有人都跑過來救火。

  只可惜這場天災卻沒有給他們任何機會,連續幾道巨大的閃電直直的就劈在了老孫家的房子上,不僅將房子點燃,目擊者甚至都可以看到房子直直被劈成兩半的場面。

  一直到第二天清晨,烏云才漸漸散去,天空慢慢的又晴朗了起來。

  孫文跪在那堆廢墟的前面,許久許久,都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旁邊站著一個婦人,看著跪在那里的孩子,心里重重的發出了一聲嘆息。

  ……

  一場天災,讓孫文變成了一名一無所有的孤兒,原本活潑開朗的孫文,也一下子變的沉默了起來,左臂上那一塊黑布,表示著孫文從今以后,就失去了父母的關愛。

  不過也幸虧這是一個小山村,村子里的人對于孫文的遭遇都非常同情,捐錢的捐錢,捐物的捐物,所以因此孫文才能夠繼續上學。如果放到城市里,說不定孫文或許就要淪落街頭成為一名乞丐了。

  幾天后。

  “二姨,我去上學了。”孫文背起了自己的書包,向一名婦人打了一聲招呼,便踏上了那道稱不路的路。

  “唉,這孩子太可憐了。”婦人看著孫文漸漸遠去的背影,不由得說出來這么一句話。

  “可憐歸可憐吶,咱們家也沒有太多的能力供養他,初中畢業后就讓他出去打工吧。哎,老孫家的老四真不是個東西!”婦人旁邊的男子搖了搖頭拿起了鋤頭,出了房門走向了不遠處的菜地里。

  原來孫文的父親在他們那一輩排行老大,老二老三都在外地打工,而老四卻是這個村里少有的二流子,小混混。

  本來孫文家里還是有一些土地的,本來如果等到孫文長大了,便可以種地為生,可沒曾想到就在著火的當二天,老孫家的老四便找到孫文,說那塊地是當初孫文的爺爺留給他的,以前只是借給孫文爹種而已,現在要收回來了。

  這種事情,別人也插不上什么手,于是最后孫文連父母留給自己唯一的東西,也沒有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