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13:03:41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命運輪回之前
  4. 第一話:開端——前往未知的方向

第一話:開端——前往未知的方向

更新于:2018-03-18 19:36:31 字數:3274

字體: 字號:
  看著窗外湛藍色的天空,白云和從前似乎并沒有什么區別地漂浮著,偶爾會遮擋住陽光,時不時依然能看到成群的鳥飛過,在空中不作逗留。即使天空沒有什么改變,但整個人類賴以生存的這個地球卻已經不再如從前,經歷了人為的戰爭、歷史的變遷、人類的改造和自然的洗禮等等這些之后,地球更是經歷了一場次前所未有的顛覆性劇變,這場浩劫直接將人類和地球的未來變成了未知數,浩劫之后的人類該如何繼續在地球上生存并抹平傷痕重新建立起美好的時代?維森睜開眼睛,繼續保持著仰面平躺的姿勢,看著天花板上的圓形頂燈。雖然已經在這個叫做“家”的地方住了三年,但這里對他似乎只是一個“住處”而不是“家”。眼神空洞地直視著正上方,他在等待鬧鐘鈴聲如約而至地響起,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他總是醒的比鬧鐘設定的時間還早。家?七點整,鬧鐘終于發出了令人不喜歡的那種很復古的“叮鈴鈴”的鬧鈴聲。維森這才掀開蓋在自己身上的被子,起床開始一天的生活。家里的布局很簡單,一間臥室一間衛生間和一間幾乎不怎么使用的廚房就構成了房子里的全部。十分鐘之后,換上昨天剛曬干的校服,背上幾乎沒什么重量的書包,換鞋出門。“今天是2015年6月20日,新的一天開始了……”晨間廣播新聞中女主播愉悅的聲音從街邊書報亭的收音機喇叭中傳出。說來也奇怪,這幾年間的廣播媒體逐漸開始和電視媒體呈現出足以抗衡的趨勢,越來越多的人們開始習慣從廣播中來獲取聽覺優先的內容,而不是視覺上為優的內容,是人們已經不再堅信所看到的“眼見為實”了嗎?自行車用一個瀟灑的急停停止在車棚中,維森把自行車停放在那個幾乎算是他每天都“專用”的角落里。學校數目的減少使得每所學校中的學生都接近了飽和狀態,而同時學校不再只是教書學習的場所,同時也是孩子們庇護所。為了世界的發展,人們依然需要工作,孩子依然需要學習。世界怎么了?學校。傳統的數理化和文學知識已經不再是學校傳授的重點,讓青少年認清當前和未來的世界發展軌道才是學校改革之后的主要教授內容。世界已經不同了,人們可能要花費很久的時間才能讓各自所生活的地方重新繁華。正在進行的社會政治課突然被推門而入的教導主任所打斷,眼前架著厚重鏡片的中年女子將視線停留在維森身上,她示意那個正趴在桌子上無心聽課的男生跟她走。維森不想讓原本進行著的課程因為自己而停擱,他起身離開座位跟著教導主任離開了其他學生議論紛紛的教室。走廊里的地上都是陽光射進來的光亮,形成了刺眼的反射光。維森默默地跟在穿著一身黑色職業裝的的教導主任身后,他并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主任的臉上并沒有什么不悅的表情。兩人的腳步停在了一間會議室的門前,門外站著一個身著黑色西服的男人,他的右耳里還塞著一個耳機,目光銳利地看了一眼面前的兩人后便推開門讓他們進去。維森總覺得這個黑衣男子看著像是以前電影里那種情報組織的人,就好像是類似FBI的探員,不過說起來電影產業什么的現在都已經落寞到最低點了。會議室中坐著一個看上去六十出頭的男人,他身邊也站著一個和門口那個相同著裝的黑衣男子。“坐啊。”帶著貝雷帽的男人露出笑容對維森說,“我有些事情要跟你說說。”維森坐下后依舊不解地看著貝雷帽老人,他總感到有些不安卻又極力想表現出鎮定。“我自我介紹一下,我是GSA的安世。”老人抬眼盯著維森的臉。GSA?維森這才記起冬天寒假的時候自己曾經通過網絡向GSA總部投遞過一份GSA青年儲備計劃申請,過了將近四個多月的時間之后,連他自己都早已經將這事情拋之腦后,沒想到GSA的人竟然真的找上自己了,難道他真的被選中了?這個叫做安世的老人繼續窺探著維森臉上流露出的表情,他繼續說:“想必你應該已經知道我們此行的目的了,我就是來帶你去GSA的。”維森雖然在點頭,但對于GSA里的人親自來找自己這件事還是有些驚訝。安世起身從會議室那看上去很新的沙發中站起,他拍了一下維森的肩膀,說:“從現在起,你的命運就已經改變了。”維森看了一眼依然淡定的教導主任后眼神中依舊表現出了不可思議。改變?一月底的時候,GSA在網絡上向全球十三至十八歲的學生發出了加入其青年儲備計劃的邀請,其意圖在于從全球各地的青少年中挑選出優秀并且符合其要求的人進行人才培養計劃。維森當時只是因為感到生活中總是缺少些什么特別的事情,所以他便也將自己的申請信息上傳到了GSA的網站上。不過由于當時提出申請的人大都是品學兼優的學生或高干子弟,所以當時他也并沒有抱太大希望。轎車在市中心剛建成不久的的高架上行駛,維森坐在后排靠窗邊,頭靠在座椅后背上斜眼看著對面一輛輛快速駛過的車子,他又將目光移至天空中,看著風和日麗的天空,這讓他可以平靜內心。大約過了四十分鐘之后,車子駛入了距離市中心較遠的一個港口,之后便在其中的停車場里停了下來。維森鉆出轎車,放眼望去眼前便是開闊的海面,大大小小的船只或遠或近地漂浮在海面上。周圍看上去并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幾乎與普通的航運中心沒什么兩樣。維森跟著安世走著,那兩個像是特工一樣的西裝男子則留在了車子停下的地方。“現在起你要記得進入GSA的這條專用通道。”安世雖說是個已經年過六旬的老人,但他的身姿依然挺拔,怎么看都在一百八十五公分左右而且步伐顯得很是輕盈。維森看著腳下這條與兩旁不同的道路,地面被刷成了深紅色,“ONLYFORGSA”這幾個白色的大字一直在腳下延伸。大約在前進了兩百米之后,道路通向了一個像是隧道口的地方,入口處仍然標明了與之前完全一樣的字樣。“這里就是GSA人行入口了,進去之后會需要進行身份確認,這是你的IDCARD。”安世從上衣內側口袋中拿出一張長條形的塑料卡片遞給始終跟在身后的維森。維森接過卡片,正面印有他自己的正面照片和姓名以及GSA的標識,而反面則印有“001503”,很明顯這應該是個人編號。安世看了一眼維森,邊走邊說:“你怎么從學校到現在都沒有提出過任何問題?難道沒有一點意外或者驚喜嗎?”“暫時沒有什么特別的問題。”維森簡單地回答道,他仿佛認為發生的這些都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事情,對于現在已經站在GSA入口這件事他也不再感到奇怪和驚喜了,這里迎接他的將是完全嶄新的東西,是完全改寫他命運的東西,看不見也摸不著。真是一個特別的孩子。安世邊想著邊用自己的ID卡片進入了設有類似地鐵檢票閘機的入口,維森則緊隨其后。兩人站上通道里的自動扶梯一路向下,通過閘機之后的內部環境很像是類似地鐵車站的布局。白色的燈光照亮著印有“payattention”的墻壁,自動扶梯下降到地下B1層,安世繼續帶著維森前進,他雙手背在身后對始終默不作聲的維森說:“這么安靜的氛圍讓我反倒有些不適應。”維森不知道該怎么回答。進入B1層之后維森跟著安世走入了一個類似地鐵站臺的地方,有一節空蕩蕩的車廂停靠在臺階邊,車廂大約有五米長三米寬,外觀與平日里城市中的地鐵車廂別無兩樣。這里的一切幾乎都是依靠機器控制,自從進入這里之后就沒看到一個人影。安世又將ID卡放到車廂門邊的驗證器上,顯示屏上立刻出現了他的照片和名字,隨后車廂門便自動打開了。跟著安世踏進車廂,維森看著只有幾張座椅的空蕩蕩的內部構造,他隨便找了個座位坐下,安世從里面按下了啟動的按鈕,門又自動關上之后車廂開始向前移動,列車隧道里的亮光開始向后移動,單節列車的移動速度逐漸加快,不一會兒便已經遠遠地將站臺甩在了身后。維森估摸著這單節車開往的那一頭應該就是GSA的本部了,而根據位置來說那應該是在這“多沓灣”的水面之下。在經過了大約一分多鐘的黑暗之后,原本黑壓壓的隧道變成了完全透明的,而車窗外的景象變成了藍色的海水,維森有些驚訝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他站到窗邊看著透明隧道外清澈的藍色。真是難以置信!這海水竟然如此的漂亮,藍色之中還夾雜著透明感和好似漂浮著的光暈,還能看到成群的不知名的魚和水下植物,這有些美輪美奐的海洋景象讓維森看得出神。安世靠在椅背上無視“nosmoking”的標識吞云吐霧地抽著煙,他看著仍在欣賞海洋景色的維森,這個還只有十五歲的少年所表露出的卻是超出他年齡的沉悶。藍色的海。Anewdayhascome!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