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6 00:45:21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屁兜歷險記
  4. 第五章 故鄉的云 第六章 新官上任

第五章 故鄉的云 第六章 新官上任

更新于:2018-03-18 14:16:07 字數:3563

字體: 字號:
屁兜歷險記目錄
共61章
  第五章故鄉的云

  “爸!我要去城里考大學,不想學什么中醫氣功。”華大夫的兒子華賢拎著行囊站在院落中央大聲向屋內喊。“沒出息的東西!學中醫有什么不好!看看現如今中醫已經落寞到何種地步了,作為中醫世家居然子孫都不再去鉆研這項寶貴的財富。真是我族之恥啊!”華大夫踹開房門厲聲對準備走出院子的華賢呵斥道。由于華賢多次拒絕學習中醫使得華大夫每次聽到兒子提出考大學的事就暴跳如雷,不是要華賢考中醫大學就是要他留在村里接受中醫傳授,而華賢則一直堅持要去考法律專業的本科。搞的兩父子近乎翻臉,形同陌路。

  “既然你都這么說了,行啊。家族之恥我這頂帽子算戴定了!無所謂了。您老一個人抱著祖傳秘方過一輩子吧!今后我不再回來了!再見!”華賢在聽到父親惱怒的呵斥后憤憤然的扛起行李奪門而出。

  “逆子啊!你看看!你看看!這就是你養的好兒子!逆子啊!”華大夫手握手杖狠狠的戳著地面。力度之大愣是把腳下的青石板戳出一個個凹進去的洞眼。

  六年后,“華大夫!道喜啦!道喜啦!華大夫!”“什么事情向我道喜啊?”華大夫推開院門詢問著興沖沖跑來報信的張大娘。“喲!您老還不知道哪!令郎做了我們村的新任村長啦!”張大娘笑的都樂開了花。想必她家閨女正當待嫁的年齡了吧。“什么令郎,我沒什么兒子。我兒子早死了!”“碰!”華大夫聽聞后狠狠地的關上了院門再沒出來。“這老頭怎么老這幅臭脾氣!老神經!”張大娘碰了一鼻子灰后不禁在華大夫家門口嘮叨了幾句。

  “這小子總算還是回頭了。”關上門后華大夫望著蔚藍的天空腦海中浮現出當年華賢賭氣出走的那一幕。“知道回來就好啊。”華大夫嘆了嘆氣獨自走進了屋內。

  另一方面,華賢正忙碌地整理著村里的信息檔案,很快的就發現在他們村里最具人氣最具影響力的還是他的父親——華大夫。在村里還沒有改制民主選舉前華大夫一直都是村里的村長。直到幾年前隨著民主選舉的推廣華大夫主動讓賢后華賢才會有幸成為新的村長。

  “我爸有那么偉大嗎?一群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華賢不屑的合上檔案冊坐在椅子上開始閉目養神。

  “華村長!我是這里的村委干事,我是陳阿水。”這時從外面進來一個戴眼鏡的瘦瘦的中等個頭的中年人。

  “陳干事啊,請坐。陳干事有什么事嗎?”華賢趕忙起身把陳阿水迎了進來。

  “這不,大家伙看到新村長上任準備辦個接風酒給新村長接風洗塵。”陳干事推了推眼鏡眼睛后面的那對小眼睛閃著狡黠的眼神。

  “不用這么麻煩了。我才剛上任什么事情都不熟悉怎么好意思麻煩各位老土地呢。”華賢連忙擺手推辭道。“華村長就不要客氣了,這都是大伙們的一片心意。再說了歷屆村長上任都辦過接風酒啊。華村長就不要推辭了嘛。”陳干事瞇著眼睛滿臉堆笑的對華賢說。

  華賢略微沉思了一會,看了看旁邊的村干部聯絡冊心想以后還要多跟這些老土地們打交道現在姿態擺的太高反而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便對陳干事說:行啊,陳干事這事就委托你幫我去辦吧。我這還有這么多資料要看要翻越實在跑不開。”“這感情好!那華村長放心,一定辦的妥妥的!我這就去了。”陳干事立刻起身離開了村長辦公室。

  第六章新官上任

  “這小子,仗著是華老頭子的兒子一點都不把我們放在眼里!”陳干事走出村長辦公室后心中陡然升出一股怨氣。

  “老頭子的傳家秘方要想辦法搞到手,到那時!嘿嘿!”陳干事心里暗自打起了小算盤。

  “老陳,一個人自言自語干什么呢!”忽然后面來了一人拍了陳干事后背一下。“嚇死我了!”陳阿水猛一回頭,原來是同村的宣傳干事謝賴利。“老賴利,你說這大學生村長能干出點啥東西出來啊!”陳阿水言語中頗有些不滿的說。“阿水頭啊,不是我說你心態要放放平,人家大學生知識面豐富,掌握的科學理論比我們多。再者又不嫌棄農村,當然比你我更適合了。不過話又說回來了,論理論知識我們不如他們。不過論鄉土人情我們可是一點不含糊啊。”謝賴利迷瞪者眼睛表情猥瑣的看著陳阿水說。“老賴利看不出來啊!有點意思啊!怎么著?一起合作一回?”“什么意思?”謝賴利壓低聲音問道。“過來這邊說。”陳阿水把謝賴利拉到一邊的角落里。“華老頭子不是有部祖傳秘方嗎?我們到時候想辦法把秘方弄到手,再想點辦法把這個大學生村長送走。那村長就輪到我們啦!”陳阿水對謝賴利輕聲輕語的說道。

  “這個恐怕不好辦吧,怎么說那新官也是華老爺子的親兒子。這主意太不靠譜了!”謝賴利立刻回絕了陳阿水的建議。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咱們這人都知道老爺子和他兒子不對,這不是給我們創造了有利條件了嗎?”陳阿水拉了拉謝賴利的袖口說道。“那你的意思是?”謝賴利看著陳阿水等著他繼續出主意。“怎么樣?有興趣一起搞嗎?有,我就把具體構思告訴你,沒有就算了。之前的當我沒說。”陳阿水故意的賣起了關子。“瞧你這小樣,給點陽光還真燦爛了。快說,別像個娘們樣磨磨唧唧的。”謝賴利催促著說。“好!其實辦法很簡單,只要我們跟村長說為了開發村子的經濟需要我們用方子來提升村子的名聲,打造中藥傳統文化。不愁他不動心。年輕人肯定是想干出點名堂的。”陳阿水信誓旦旦的說道。

  “你也太一廂情愿了吧。這能行嗎?”謝賴利不置可否的望著陳阿水。“信我咱們就一起干。到時候少不了你的好處!”陳阿水拍了下謝賴利的肩膀說。“先看看新村長的作風吧。若是和我們一路的那也就好辦了。”謝賴利望了下村長辦公室意味深長的說。“也好,正好晚上要給村長辦個接風宴,到時候咱們再商量。”陳阿水皺了皺眉說。。“老弟,別太心急。有道是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先把眼前的路走好最妥當。”謝賴利看著陳阿水略有所失的樣子便勸了幾句。“這個老漿糊真是個有泥鰍。”陳阿水看著謝賴利似笑非笑的表情心中不由得有些懊惱。

  當天傍晚,村干部和村里一些德高望重的前輩們都來到了村委會旁的飯店里。飯店大廳內已經為歡迎新村長上任布置了許多喜慶的賀聯和橫幅。飯店門口更是張燈結彩猶如過節般熱鬧。不一會,新村長華賢和陳阿水、謝賴利等人便來到了飯店門口。

  “陳干事,我不是說了不要搞那么隆重嗎?又不是什么大事。”華賢看到飯店門口的布置略有反感的對陳阿水說。“村長,這對您來說可能不是什么大事,可是對我們村來說可是第一回有大學生來做村長啊。咱們下面辦事的怎么敢不拿村長不當干部呢!”陳阿水在旁連忙賠笑道。“什么話!難道村長就比村民高出一等嗎?那我還不當這個村長了。盡搞這些鋪張浪費的事情。”說話間華賢便揮了下手準備轉身就走。

  “哎呀,華村長,這個使不得啊!您看啊,一來,您是我們這第一位大學生村長,二來呢,您又是我們老村長的嫡系。我們怎么敢怠慢啊。再說這么多父老鄉親都看著呢,您說您就這么一走以后我們還怎么開展村里的工作呢?村民還會買我們村干部的帳嗎?當然以后您的意見我們一定遵從,這次全當特例。下不為例,下不為例。”謝賴利一看陳阿水吃不住華賢連忙上來打圓場。“這位是——”華賢看著一位長些歲數的大叔從陳阿水身后過來打圓場連忙問道。“哦,這位是我們村的宣傳干事謝賴利。”“謝干事啊,論資歷我該叫您聲謝叔了。您的意見我就采納了。我再聲明最后一次下不為例。”華賢正色道。“村長太客氣了,就叫我老謝好了。村長的建議我們一定聽取。今天就讓大伙熱熱鬧鬧喜慶一回吧。”謝賴利一看華賢被穩住了連忙招呼大伙進飯店準備慶祝活動。來個生米煮成熟飯也好讓新村長沒了那些歪七歪八的想念。

  “來,來,來!歡迎村長上任我們敬新領導一杯!”席間,不斷的有村干部跑到華賢旁競相的來敬酒。“好了,可以了,可以了。不能再喝了。”華賢已經數不清楚自己是第幾次站起來抵擋那些阿諛奉承的村干部的攻勢。有些人喝多了還借著酒勁一個勁的窮嚷嚷。生怕自己不被別人所認識似的。更有甚者,還一個勁的數落前幾任村長的不是。把華賢捧的簡直像是天上拍下來的天使般受到村里百姓與官員們的愛戴。此時華賢已經沉浸在那些歌功頌德的海洋中,借著酒勁拉了一個村干部過來就跟他開始扯起自己讀大學時的那些艱苦歲月。把那個村干部搞的云里霧里。一時間也找不到什么詞來回答只好一個勁的說“恩。對啊。哎,哎。”

  這時,謝賴利走到華賢身旁,拉了下華賢然后貼在華賢耳邊嘀咕了些許后華賢猛的一揮手大聲說“放手!我沒醉!不就是我爸沒來嘛!老頭子拎不清!現在都什么年代了,還一門心思的抱著他的古董藥方。我就不信那個藥方可以擋住改革村里經濟的大趨勢!”說著一邊拿著酒杯一邊還指著對面一位村干部正準備走過去,突然一個踉蹌,左腿一軟單膝跪了下來,順大便還潑了謝賴利一臉酒。“少拿我爸來壓我!我就不信,我沒他那點本事!”帶著幾分醉意華賢開始胡言亂語了。此時,謝賴利看了眼陳阿水,陳阿水會意的笑了笑。

  第二天早上,“啊~!”華賢大叫一聲,發現自己竟然和一個陌生女人在一個床上。這女人是誰?自己又是怎么會睡在這個陌生的地方的?華賢腦子里一片茫然剛想下床,頭一暈又倒在了床上。

字體: 字號:
屁兜歷險記目錄
共61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