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23:06:2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鋼夢
  4. 第二章

第二章

更新于:2018-03-15 18:30:56 字數:3327

字體: 字號:
  夏天發釀百分百完成度的氣候,蠻橫地籠罩在行人身上。汗水仿佛身體的眼淚,傷心難以自己。特別是十二點多的時間,太陽的G點完全釋放,HIGH翻全場。

  周寶曦一睡到中午,終于點燃了公司里那位主管累積下來的不滿怒火,直接在電話里進行抄魷魚程序。

  “你知道不知道,公司現在是關鍵時候。所有人加班加點,就你不加班。不加班就算了,還曠工。我告訴你,你不要再來上班了。”

  周寶曦很想問一下這個月的工資,可惜主管掛電話的速度和說話的語氣成反比,幾乎是閃電模式,根本讓他反應不過來。雖然最近公司的情況讓他對失業目標有所預料,但是沒想到會是這個時候。想了想口袋里那張銀行少的可憐的余額,眉頭不由自己地向上緊貼。那幾百塊錢,半個月都不知道能不能支持住。

  人在困難的時候腦子往往動的就快一點,想起發生在自己身上的這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周寶曦立馬想到‘仙道長生’這個世界給自己的拉人權限上面似乎可以做做文章。

  “要不,試試吧。”

  草草穿上衣服,將手機扔到右口袋,隨手打開電腦。按照之前腦海里的提示,在D盤下面新建了個‘name.txt’的文本文件。大腦默想對方的模樣,然后寫下對方的名字。

  周寶曦的思維腦海里,首先出來的是一個漂亮的有些不像話的美女。馬上又否決掉,接著浮出來張臉色蒼白的臉。這是看上去有點英俊的青年,就是面無表情,眼神陰沉沉的滲人。名字叫做徐昌德,之前他偶然見過一面,印象很深。

  就他吧,周寶曦考慮了大概十來分鐘,用鍵盤在文件里填上名字。然后,小心地關掉電腦,走出房間。

  撲面而來的熱風吹在臉上,沒兩分鐘,汗水黏黏地貼在皮膚上,給人很大的不適應的不舒適感。

  周寶曦邁開急促的步伐,迅速地找到旁邊一間面店,點了份排骨面。吹著店里的空調,方才有了份小安定的感覺。吃著碗里的,突然覺得家鄉這邊的面店的味道一年不如一年,從而不由自己地想到前兩年待在北方吃的那些面食,稍有些許懷念。

  生活在城市里,僅憑著微薄的薪水渡日,日子自然是有多窘迫就有多窘迫。幾乎看不到希望的上班生活,使他整個人暮氣沉沉。直到一個月前,他在床上睡著后突然像是進入了個新世界。剛開始還以為是清明夢,后來一天接著一天過去才覺得這神奇的夢境用清明夢還是不好解釋。這幾乎成了他生活中新的寄托,那種感覺,就像是小時候追動畫片的期待,比那更加強烈更加投入而無法解釋完全。

  手上一邊慢慢地吃著,大腦一邊思考著雜亂的情緒。他無意識地在嘴里叨著面條,慢慢地咀嚼。

  外面的門簾被拉開,進來個慌慌張張的青年女人。容貌秀氣得像是剛剛從象牙塔走出來的知性學者,皮膚白皙得像是剛剛看完一場經典的恐怖片。舉止之間,略帶著僵硬和不自然。小聲地走到收銀臺前要了一碗面,然后靜悄悄地挑了位子坐下,有著與眾不同卻又吸引人的氣質相貌。

  兩人隔著一個座位面對面,周寶曦不免多看了兩眼,一時沒法轉移開視線。察覺到有視線注視,女人下意識地抬起頭。

  雙瞳接觸,周寶曦難堪地收回視線,彼有些想惱羞成怒又自知理虧無法聚起勇氣的挫敗感。

  因為位置關系,他聽到了旁邊營業員的小聲討論。“就是她啊?”“是啊是啊,聽說是六五公交事件的受者。”“沒兩個月又差點在電梯停電事件里出事。”“就是她啊,現在聽說得了外出恐懼癥。”“這么嚴重?”“是啊。”嘰嘰喳喳的聲音壓的很低,也就周寶曦恰好能聽到。

  ……

  玫瑰紅的燈光重疊旋轉,震耳欲聾的音樂釋放著狂野和激情。衣著暴露的性感女子抬起酒杯淺笑吟吟,故作矜持。唱在興頭的男人脫掉T恤,跳來跳去。抽**,喝酒,要么大聲要么小聲地談笑。百來平方米的豪華包廂里簡直是人生百態,妖魔亂舞。

  徐昌德面色沉靜地坐在真皮沙發上,身邊圍了圈人。他眼神迷離,似乎正在神游物外。音樂和周邊的奉承話混合在一起產生某種奇異的感覺,像是剛打完一炮后的冷靜和身心的空虛。

  這樣的生活對他而言,已經無聊到了難以忍受。徐昌德將手上的煙頭按在琉璃桌上,長身而起。周圍的人有意無意都在留意他,見有了動作都是一頓,讓包廂罕見地安靜下來。

  “德哥,這么早就回去啊,多玩會嘛。”女人嬌聲說話。

  “去去,德哥想去哪就去哪,你們玩你們的,我跟德哥走了。”旁邊的男人趕忙附合地說道,耍了個眼神給其它人,馬上跟著根本鳥都不鳥別人說話的徐昌德出去。

  ……

  離這里最近的城市——珠海市,一幢出租房里面的一間小房間里,周寶曦躺在床上,打著輕微的呼嚕。

  第二晚來到仙道長生的世界,周寶曦發現自己變成了一只猴子。在設定里,外來者處于世界第一階段是會隨機成為各種植物動物的。而猴子源頭卻是和開天辟地之后的七十二魔神中的一位沾親帶故,算的上是個好兆頭。

  新生的土地上,翠草盎然,峰石峻奇,鳥語花香,果實累累。到了這個階段,他似乎又重回以前之前一個月以來的狀態了——一個只屬于他的虛擬世界,自由自在無拘無束的新生活。

  所謂仙道長生,自然會有對應的仙魔神人妖鬼,身為一只有理智的猴子,理因該被歸納到‘妖’的行列。周寶曦略有些興奮,身體無比輕盈地跳到樹上,踩著根樹枝搖晃。動作一氣呵成,行云如水,完美繼承猴子的本能。

  “如果系統沒出錯的話,想來那家伙已經來到本世界。按照新的時間比例,我真正可以活動的時間會有五十個小時左右,相當于兩天兩夜。”這五十個小時是完全沒有負擔的額外時間,不用去想工作、金錢、社會關系等等煩惱,等于在正常的人生中強行插入多出來的時間,只需要照著自己心意玩耍游戲。對已經很多年不玩網絡游戲的他來說,具備完全不同意義。

  周寶曦耍了個把小時,走了不少路,還沒有走出這座山的范圍。山水雖美,只是人煙罕跡,半天不見人和動物。

  當他再一次從樹上跳下來的時候,看見了片巨大的石臺,上面坐了位白發老翁,盤坐著遠眺西方天空。

  類似的情況在前一個夢境世界不是沒有過,那老頭應該就是夢境世界系統安排關鍵性人物,只是不知會展開什么劇情。

  他蹦蹦跳跳來到石頭,猴身輯首說道:“老人家,你在干什么呢。”

  “值花開果落,瓊音陣陣吹鼓,真仙游園之際。老朽清修渡江而來,臨謝多情。深閨信人,知前生往事哀喜。流年清秋喧染顏色,諸般幻覺。”老翁笑笑,自顧自用古怪的腔調說話,“既見上仙,云胡不喜。”他轉向頭,望向沒有多大反應的猴子,眼里失落,又轉為云淡風輕的微笑,“猴子,你身無法力,卻能開口說話,莫不是先天靈猴一族。”

  “我無拘無束,逍遙自在,何需法力。”周寶曦哈哈大笑,在這片嶄新的土地,神奇的夢境世界里,他也被激發出了真性情,說不出的快樂和歡喜。潛意識里,他還認為‘仙道長生’依托自己存在,留有驕傲和矜持。更何況做為某種意義上的修煉體系的創造者,他怎么不懂在此世界提升自己的最佳途逕。

  老翁同樣哈哈長笑,良久說話:“你既不要無窮法力,便自去吧。”說完轉回身體,極目遠眺,將他當成透明人。

  周寶曦心想道,原來這是仙緣,可惜可惜,只好拱手相讓。遲疑了下,向老翁試探問話:“老人家,我剛迷路。你知道不知道我的族群在哪里。”

  “我觀西南方向的靈氣和你同出一源,想來便是你的部落了。”老翁右手掌心拍拍膝蓋,說道,“莫再問別的了,既不同道,多說無益。”

  聽了老翁的話,周寶曦加快速度,不多時,遠遠得聽到各種聲音,內心深處奇異的泛起親切的感覺。再近些許距離,就瞧見幾十只猴子蹦蹦跳跳。

  那些猴子,都是一身黃毛,嘻嘻哈哈。看他周寶曦來了,全都圍上來,嘰嘰喳喳地搶著說話。

  “大寶,跑哪里去了。”“半天不見你,以為被老虎叨走了。”“快來看看我新做的秋千床。”……猴子們個個會說話,好不熱門。

  大感親近的周寶曦笑嘻嘻地回應著猴子們,身體比心理反應更快的連翻三個跟頭。好家伙,越翻越舒服,果然是天生猴身。隨手從樹枝上摘下顆桃,放到嘴里啃食,頓時口齒溢香,回味無窮。

  “大寶,我們帶你去看個好地方。”有一只較瘦的猴子對他說道,當周寶曦的目光移到猴子身上時,自然而然地知道了他的名稱,先天靈猴——家花,古里古怪的名字,好像認識多年的老友那般。家花話音落下,其它猴子個個點頭,半拉拉推地帶著他往前走。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