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07:39:32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逆世雷尊
  4. 第二章 悲慘代價

第二章 悲慘代價

更新于:2018-03-18 08:05:13 字數:2482

  白如霜等被妖風所困,身處暗黑空間阻隔陣中。組成此陣需要10個以上玄級黑暗體質的玄級高手,玄級并不少見,但是黑暗體質卻是十分少有的。擁有黑暗體質的人多是邪王的族人,而邪王城一共才有100名不到的黑暗修者,可見邪王對此次行動的重視。

  白如霜深知這次九死一生,收回靈器護身飄帶,這護身飄帶是在她18歲突破至玄級時,白家家主白天鷹送給她的禮物,名叫玄素綾。屬于水屬性玄級高階靈器,與白如霜體質相切合,本來在海上水元素充沛的環境中能發揮出半地級的威力,可是在這陣中已經沒有了一點優勢。想那妖風的寒鴉,也只是玄級初階的靈器,但是在這陣中威力大增,再加上妖風本來修為就高于白如霜幾層,白如霜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只可恨此時身處維蘊海域,若是在滄瀾城城或者是百藥島任一區域,邪王的人也不敢如此放肆。

  不容白如霜多想,妖風已經重新祭起寒鴉,同時背后幽黑色靈翼展開向白如霜疾沖而來。白如霜展開湛藍色靈翼躲閃著寒鴉以及妖風的攻擊,同時對陸伯傳音到

  “形勢危急,等會我全力一擊將大陣沖出一個缺口,你帶韻兒向滄瀾城逃離,我帶楓兒去百藥島只要進了滄瀾城和百藥島的區域風妖等人必不敢放肆”陸伯微微點頭,悄悄展開淡紅色的靈翼,只是看上去比妖風和白如霜的靈翼小了不少。白如霜且戰且退,運起合水決,雙手散著藍光,不斷發出水箭擊散寒鴉殘影,阻擋妖風的靠近。

  妖風近身不得,停住身形結出手印,散發著幽黑光芒的靈翼不斷煽動著,頓時陣中黑霧彌漫,白如霜的視野縮減了一半之多。寒鴉速度倍增,白如霜已經招架不住,左臂被寒鴉擊中,傷口鮮血不止,散發著黑氣,顯然妖風的法決中帶有腐蝕氣息。

  陸伯運起的靈氣罩,也是岌岌可危。若不是妖風將主要目標放在了白如霜身上,陸伯早已支撐不住。本來陸伯就和柳家一樣屬于火屬性體質,在海上作戰已經處于劣勢,本身修為也差了妖風一兩籌不止,這樣下去白如霜等人必定會真的葬身大海。

  白如霜一個水愈術止住了傷口,但是依舊散發著黑氣,腐蝕氣息竟然如此之強,要知道水系體質最善治療,以她地級的修為竟然驅散不了。白如霜退至陸伯周圍,抓起驚慌失措的小柳楓,向陸伯點了一下頭,展開靈翼沖向其中一個修為略弱的黑暗修者,陸伯也帶著柳韻緊隨其后。

  白如霜將自身的水靈力聚集到極限,藍光呈錐形擋開風妖寒鴉的攻擊,直向黑暗阻隔大陣邊緣。那黑暗修者,只是玄級2層的修為,連陸伯都不如。受到白如霜的藍色水錐攻擊,身形劇烈晃動,頓時形成了一個缺口。

  “哼想走?”風妖當然記得邪王的命令——干掉柳家白發男丁。只是他想不明白這個五六歲大的男孩是個沒有修行可能的廢柴,倒是那個女孩聰明伶俐天資卓越小小年紀便有要突破到黃級的修為,為什么偏偏要干掉男孩?不過想不明白跟執行任務沒有關系。妖風叢懷中掏出一個青色小鼎,打開頂蓋對向白如霜母子,只見從鼎中射出一條黑色影子,速度極快以至于看不清它的樣子。黑影無視白如霜的護體氣罩直向柳楓心口射去,白如霜大驚失色,知道這是妖風的靈獸四翼毒蝎,奇毒無比,玄級以下被咬著即刻便會斃命,回天乏術,只是每次四翼毒蝎放毒之后都會休眠2個月,想不到妖風竟舍得用它來害沒有任何修為的柳楓。白如霜護子心切,速度發揮到極致,以手將四翼毒蝎擋回,柳楓由于害怕大叫一聲“啊~”

  隨后白如霜顧不得蝎毒沖出大陣向東方飛去,陸伯向西方飛去。

  妖風并不急于追趕,神秘一笑,也不管白如霜化作一道青黑色殘影向西直追陸伯,黑暗修者也自行散去。

  且說陸伯知道自己速度方面不具優勢,又帶著柳韻,若妖風追來定無法逃脫。只好催動焚火訣,燃燒著自己的潛能。盡管這樣他又豈能和以速度見長的風系體質的妖風比,妖風似乎并未盡全力,也已經和陸伯越來越近。陸伯眼見妖風追上,停下身形。

  “桀~桀~你怎么不跑了”

  “哼無恥小人,他日你定當付出代價!”

  “對不起夫人,我沒有保護好小姐”陸伯凄慘一笑,將體內靈力強行匯聚一處,放開柳韻沖向妖風。

  “你...你竟然自毀!”

  “是又怎樣,以我換夫人和少爺的命,值了!”

  “轟~~”

  一片刺眼的紅光,一個玄級修者的自毀足以相當于地級修者的全力一擊。在陸伯想來妖風追到自己之后肯定會回去追白如霜母子,以他的速度足可以在白如霜到達百藥島之前追上去,若此時妖風受傷也許就追不上白如霜母子,可是真的是這樣嗎?

  “咳~咳,想不到此人如此干脆”妖風還是受了點傷,狼狽的擦去嘴角的鮮血,向下落的柳韻飛去。柳韻已在陸伯的自毀爆炸中昏迷,妖風輕易的抓住了柳韻。

  “咦,竟然是風系體質……

  再說向百藥島飛去的白如霜母子。白如霜替柳楓擋下了四翼毒蝎的攻擊,柳楓的一聲大叫讓妖風以為柳楓已經中毒身亡,只是他為什么不去追白如霜反而去追陸伯呢?

  白如霜以水靈力壓制住了蝎毒,已經做好了要和妖風再戰的準備,卻不見妖風追來,心里甚是為陸伯和柳韻擔憂,但她也不敢回頭只好一直向東飛去。

  突然周圍空氣便得燥熱無比,柳楓受不了高速的飛行已經昏迷,白如霜眉頭一皺,停下身形道

  “我說隗火怎么沒跟妖風一起,原來是在這埋伏”白如霜心里一陣沉重,隗火地級7層的修為可比妖風難對付。

  “哼哼哼哼…真被妖風那家伙猜中了”一個粗獷的男子聲音傳來,只見他一身紅毛,面目猙獰,火紅色的靈翼仿佛正在燃燒著,渾身散發著驚人的熱量,在這海上竟然也不受一點影響。二話不說直接運起靈力,雙手化為熾熱的火焰向白如霜襲來,

  雖然白如霜的水靈力對火體質的隗火有克制作用,但她身中蝎毒又連番作戰根本不是隗火的對手,身體多處被燒傷。

  白如霜心中焦急,這樣下去一定會喪命于此。此時她想起來白家的禁決-水息決,原本施展此法可在短時間內提升數倍靈力,但是一日之后由于靈力的透支會對日后的修行造成影響,并且在之后的一個月靈力失去一半。現在的白如霜若是失去一半靈力必定壓制不住蝎毒而隕落,只是為了柳楓,她顧不了那么多了。

  白如霜施展水息決,全身籠罩著一層水藍色的光芒,迫開隗火的糾纏,化作一道流光向百藥島飛去。隗火無奈,眼看白如霜逃走,最后化做紅光向北而去。

  白如霜只有一日時間,勢必要趕到百藥島,否則蝎毒散開自己跟柳楓必定葬身大海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