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8 13:02:2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罰天之神
  4. 第五章 龍鳳呈祥

第五章 龍鳳呈祥

更新于:2018-03-17 17:22:25 字數:2377

字體: 字號:
  每個國家,最繁榮的地方,無疑便是帝都。而帝都的中心位置,坐落的無疑是皇宮。

  “他們到了。”

  “嗯,知道了,下去吧。”身著金黃之色的華服青年點點頭,揮揮手,讓這黑袍之人退了下去。

  “那么.......”青年微微一笑,“接下來,便是游戲的時間了。”

  “我的局,你不入也得入!傳下去,帝都才子會明日開始。”

  “是。”

  ....................

  墨城牽著黎清雪柔若無骨的小手,在這車水馬龍的喧囂大街上行走著。“跟當初一樣,還是沒怎么變化啊。”墨城感嘆道。上一次來,帶走的可是羞辱啊。不知道這一次,你宋青山還能否像當初那般的嘲笑我。

  墨城緩緩握緊拳頭,感受著最近才修煉出的靈力,嘴角一抿。

  當年的話,會實現的。

  .......

  “墨城,你倒是起來啊!哈哈哈!!!”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踩著一個七八歲少年的臉獰笑道。

  被踩在腳下的少年,面無表情,而瞳孔深處,點點的寒意卻是逐漸透了上來,宋青山望著那充滿寒意的雙瞳,不由松開了踩著墨城的腳。墨城翻身而起,而后,近乎咆哮道:“我不允許!任何人!說我的娘親!任何人!都不許!”少年眼神之中的寒意讓宋青山的背脊微微發寒。

  “靈力么?!就憑你有了靈力,就可以打我?!”

  “等我有了靈力,我一定會用它,殺了你!!!”墨城幾乎是一字一頓的吼道,稚嫩的小臉充滿了執著。

  “我等著。”宋青山不以為然,就算你修煉出了靈力,你能超越我?他的自大,多年之后,嘗到了苦果。

  ...

  墨城頓步,抬頭。輕聲念出了四個字。

  龍鳳呈祥。

  “清雪,我們進去看看吧。”墨城卻不等黎清雪回答,牽著她的手邁向那家店鋪。

  剛入店鋪,只覺一股冷清之意不由而來。偌大的店鋪,竟只有一人。那一人看這打扮,便是這店鋪的店主。而那店主卻撫摸著手指上的戒指,不停地在一小塊地方踱步,眉頭緊緊皺著,哭喪著臉,似乎將要有什么不好的事發生一般。

  “掌柜的。”墨城輕喝一聲,似乎想要將那走神的掌柜驚醒。

  那掌柜一個激靈,陡然回過神來。“客官,想買點啥?”

  “你的店鋪最貴的首飾是什么?”墨城微笑地問道,“不用擔心,錢不是問題。”

  對于擁有封地的墨家來說,錢,真的不是問題。

  “客官,當真?”掌柜緊皺的眉頭忽然松了幾分,心道:如果那樣的話,除去交的保護費外,女兒的病,需要的治療的費也夠了吧;不過,如果這二人見到寶了,會不會殺人越貨?但是看這兩人的樣子也不像殺人越貨的人。這次錯過的話,下次就不知道是什么時候了。索性不管了,緩緩道“兩位客官,知道本店為什么叫做龍鳳呈祥么?”

  墨城一愣,無緣無故問這干什么?而黎清雪卻是一臉的好奇,目光移向墨城,墨城會意。沖著掌柜問道:“為什么?不知掌柜可否告訴我們?”

  “龍鳳呈祥,是從我祖上傳下來的。傳說,是由一龍一鳳孕育出來的。”掌柜一頓,“據祖上說,當龍鳳呈祥合在一起的時候,會有天地異象,不過,這么多年來,龍鳳玉佩,我保存得好好的,而且一直合在一起,卻并未有祖上所說的天地異象。”掌柜說著,進入內屋,不到片刻,拿出了一個玉盒。接著,他掏出一個鑰匙,鑰匙看上去很古老,應該是有些年份了。

  咔嚓。

  掌柜將鑰匙插入鑰匙孔后,一轉。玉盒的蓋竟是自行打開。

  “如今的龍鳳呈祥,應當不復當年的風采了。”掌柜微瞇著眼,等待著玉盒的完全開啟。

  一塊玉佩靜靜的臥在玉盒的中心,周身淡淡的光暈訴說著它并不是凡物,玉佩的形狀與龍鳳呈祥這名字相對應,上面刻著栩栩如生的龍與鳳,一眼望去,好像龍在舞,鳳在翔。

  “這玉佩,今日便賣給你們了。”掌柜臉上露出了無奈的神情。

  “一百萬兩?”墨城報出了一個數目,著實讓那掌柜嚇了一跳。而后答道:“好。”

  墨城自懷里掏出一張銀票,郝然便是一百萬兩的銀票。然后,墨城拿起其中的鳳翔玉佩,走到黎清雪身后,將那玉佩戴到了她的粉頸之上。而后有些霸道的道:“清雪,你這輩子可別想從我的手心里逃出去了呢。”

  “嗯。”黎清雪螓首輕點,如蚊語一般的輕嗯一聲。臉蛋與脖頸之上浮上了一層淡淡的粉紅之色,令天地為之失色。

  陡然,一個不符時宜的賤笑之聲隨后響起,“哇哈哈!這是哪來的靚妞啊!”一個約莫二十七八歲的青年自那門外走了進來,臉色蠟黃,一看便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

  “快跟大爺回去爽爽!”無良的手竟伸向黎清雪。竟無視了墨城的存在,墨城的臉當即黑了下來,伸出一只手,抽掉那只伸向黎清雪的手,眼神森冷,道:“既然你那么不愛惜自己的命,那么,你的命我收下了。”手掌再次探出,雙指一彎。

  “你敢動我?我爹可是這帝都東域的地下皇帝!”那青年似乎有所倚仗,料定在他面前的少年不會動他,可惜,那個少年叫墨城。

  墨城彎曲的手指化為手掌,狠狠拍向他面前的青年。

  啪!清脆而響亮的巴掌聲帶起的是一聲冷笑,“哦?是么?”

  “我可不是言而無信的人啊,所以,不管你是誰的人,我都會殺了你。”墨城面無表情,竟是將靈力附在了手上,對著那青年的頭上轟去。

  不帶任何聲響,只是那青年帶著滿臉的不置信,卻是死了。

  而掌柜目瞪口呆地望著一切,緩緩嘆了一口氣,道:“兩位可知道他是什么人?”

  “不是帝都東域的地下皇帝的兒子么?”墨城答道。

  “那你為何還殺了他?”掌柜無奈,頓了一下,道:“而且這帝都東域的地下皇帝吳任與那當朝太子聯系十分密切。”

  “哦?后臺挺硬的。”墨城略微驚訝了一下,“不過,我還不怕他,如果那什么吳任來找你麻煩,告訴他,殺他兒子的人叫做墨城。”

  掌柜語塞,既然墨城把話說到這種地步,他也沒必要再說下去了。

  “掌柜的,感謝你的龍鳳呈祥。”墨城拿起盒子中剩下的名為“龍舞”的玉佩,戴到了脖子之上。淡淡的光暈一圈圈的流轉著,煞是好看。

  墨城牽起黎清雪的小手,向著外面走去。

  宋青山,你真的很不錯啊!!!

  額,竟然那么久沒寫,真是抱歉啊。

  新書求推薦!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