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2-12 17:40:18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立劍為道
  4. 第三章 告別

第三章 告別

更新于:2018-03-17 07:43:18 字數:2324

字體: 字號:
  【最新播報】明天就是515,起點周年慶,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禮包書包,這次的『515紅包狂翻』肯定要看,紅包哪有不搶的道理,定好鬧鐘昂~

青蒼府,青蒼二字的由來,在民間有很多個版本。

  其中最可信的一個,據說是三千年以前,最初來到此地的一群人,曾得到過一只青色巨雕的守護,才得以度過那段野獸環伺的歲月。人們感念其恩,遂呼其所在為青蒼塬。

  此后,塬上慢慢的形成了一座小村莊,村莊發展為小鎮,小鎮壯大為城,而后以城為中心,周圍越來越多的人來定居,也就有了現在的青蒼府。而那座城,自然就叫做青蒼城了。

  天下三十二府,若論軍力,青蒼府怕是只能排得個中流,但若論繁華,卻是能排進五,店鋪林立貿易興隆,酒樓、茶館、碼頭錯落有致,舫船、馬車亦是絡繹不絕。

  興許是受到齊近去世的影響,各處坊市雖然依舊繁華,人們卻比往常小心了許多,城市也因此少了些喧鬧。城防軍的數量更是變為了平日里的兩倍還不止,不復平日里的懈怠,多了幾分緊張與肅穆。

  夕陽的余暉中,城外的驛道上不知何時多了三道緩緩行來的身影,三人穿著與普通百姓無異,氣質卻略顯非凡。

  為首一人看著三十多歲的年紀,劍眉星目,卻又溫和儒雅,帶著淺淺微笑;居左是一位女子,面容精致,步履婀娜,自有一股溫婉賢淑的氣質,只是此時緊抿著嘴,似乎稍顯緊張;右邊的少年則是滿臉懶散,半瞇著眼睛,雙手枕著頭,顯得有些無精打采,連帶著腰間的長劍也似乎沒了精神頭。

  城門下的一個小卒首先看到了三人,緊張的咳嗽了一聲。其余士卒朝這邊兒一看,立馬挺胸昂首,面容肅穆。其中一個猶豫了一下,似乎想要阻攔三人,卻被其余的伙伴一齊狠狠的瞪了一眼,頓時便又站了回去,目不斜視,一副沒有看到任何人的樣子。

  那三人便這般暢通無阻的通過了城門….

  剛過城門沒多遠,便有兩人披盔戴甲單膝跪于秦遠川身前,其中一個低頭道:“屬下該死,適才我得到齊近府內的人傳出消息,齊允于昨日便已暗中離府遠遁了,這兩日留在府中的只是一個替身而已,似乎齊近閉目前曾與齊允說過些什么…….”

  秦遠川雙目一凝,嘴角笑意悄然消失:“還不快派人去追!追到后,就地格殺!尸體給我帶回來!”

  兩名甲士額角本就全是冷汗,聽到這句話再也不敢停留,一路跑著離開了。

  舒蘭在一旁聽著,心中有些不忍,本想勸阻幾聲,但見秦遠川冷漠神色,暗嘆一聲,只能作罷。

  倒是易航沒有絲毫驚訝,反而疑惑道:“秦叔你逃離如此之久,為何齊近不將你的親信鏟除一凈?那樣起碼齊允還能有與你斗的資格。”

  秦遠川似笑非笑的看了易航一眼,道:“他明白當時若是能成功殺了我,齊允倒是能穩坐府主之位。撕破了臉卻沒殺掉我,那么再想對我的下屬動手只會讓局勢爛得更快。還不如讓齊允早些喬裝打扮逃出城,還有希望保住一條爛命。”

  易航恍然,笑道:“原本還以為會有一場亂斗,沒想到卻是這么輕而易舉。”

  秦遠川亦是笑道:“倒還有些猶自蒙在鼓里的老鼠需要處理,說不得便要你出手才行。”

  易航明白,應當便是當初齊近派來刺殺秦遠川夫婦的那些客卿了,也沒再多言,跟在秦遠川后面,緩步走向府主府邸。

  舒蘭知道后面定然有許多血腥場面,讓秦遠川派人將自己送回了家中等候。

  雖有易航在旁,秦遠川仍是叫上了兩隊精銳甲士跟在了身邊。易航暗嘆,在山谷中時,秦遠川定然也一直在操控著這邊,齊近身為府主幾十年,不可能沒有一些個心腹,這會兒卻是如此平靜,怕是早就或被離間,或被幽閉,或被鏟除了。

  一踏入府邸大門,不出所料,大門兩邊埋伏的著受齊近供奉多年的忠心客卿便一擁而上,做那垂死掙扎。然而到此時仍保持著忠心的客卿本就已剩不多,何況還有易航和秦遠川這兩個修為遠超他們的劍客坐鎮,不過注定是送死罷了。

  大門后是一片占地極廣的園林,假山隱著蓮池,蓮池連著小亭,讓人目不暇接。

  在大門外便聽得到的哭聲,到得此時反而沒再出現。只到臨近主殿,才看到那悚然的畫面:一位位身子仍在顫抖的女眷整齊的被白綾懸掛在房梁上,而地上也橫七豎八的倒著用劍自刎而死的官員、奴仆。

  秦遠川仿佛沒看到這情景一般,徑直走到主殿內的棺材前,凝視半餉,嘆了口氣,終究還是取過了三柱香點燃,拜了幾拜,而后對甲士淡漠道:“厚葬”。

  易航靠在門邊,沉默地低著頭,不知在想些什么。

  當晚,秦遠川帶著易航仍是回到了自己府中,舒蘭早已準備好了一桌豐盛的晚宴,跟之前一樣,仍舊是三人一起吃著晚飯,只是多了些仆人而已。大概因為下午發生的一系列事情,氣氛卻是怎么也以往的活躍,甚至是有些冰冷。唯有舒蘭仍舊跟以往一樣,這邊一下那邊一下的給另兩人夾著菜。

  飯畢,舒蘭便拉著這有些怪異的二人出府閑逛,他們二人氣氛有些不對,舒蘭覺得似乎也算正常。

  畢竟無論如何,秦遠川也是齊近一手提拔,甚至以前在秦遠川的劍道上也曾有過指導,說是師傅也不為過。而如今,卻差點被這曾經的恩師暗殺,恩師死后,又不得不去殺害恩師唯一的愛子。這無論換誰,心中都不會好受。

  而易航如此沉默,也就更加正常了。畢竟這么年輕,突然一下見到這么黑暗的事情,一下接受不了也可以理解。舒蘭錘了錘自己腦袋,埋怨自己之前沒把易航也拉回來。

  也就在這兒怪異的氣氛下,三人便互相沉默的又逛回了府內。

  回房之前,易航突然告知秦遠川夫婦自己想明天便啟程回家,舒蘭自是百般挽留,易航仍是堅持要走,轉頭想讓秦遠川勸說一下,卻看到秦遠川意味深長的看著易航,卻一句話也不說。看到易航心意已決,再看了眼含笑坐著的秦遠川,仿佛也察覺到了什么,說了句“明天我和秦叔送你出城”便不再言語,黯然離去。

PS. 5.15「起點」下紅包雨了!中午12點開始每個小時搶一輪,一大波515紅包就看運氣了。你們都去搶,搶來的起點幣繼續來訂閱我的章節啊!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