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22:17:42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第207號元素
  4. 第三章 逃亡

第三章 逃亡

更新于:2018-03-17 08:39:11 字數:5443

字體: 字號:
  歐比斯捧著魔盒,一臉無辜,使勁搖搖頭,毛茸茸的小耳朵晃動著。

  艾米蹲下來,裝作惡狠狠盯著歐比斯說:“吐出來,快!”

  歐比斯的嘴使勁地閉起來,繼續搖頭。

  在艾米轉身的時候就看見,歐比斯的腮幫子鼓起一快,然后馬上恢復了。一定是歐比斯把魔盒里的東西塞進嘴了了,這個貪吃的家伙。

  “歐比斯!”艾米又吼起來

  那個小家伙眨眨水汪汪的眼睛,好像很委屈,又搖搖頭。這是它慣用的伎倆,裝可憐,每次這樣的表情,艾米都會放過它。

  “哦,歐比斯,我想.......”艾米有些不忍,但是歐比斯嘴里的東西一定很重要,也許是星際海盜的藏寶圖,會是一大筆財富,這要人命了。

  艾米眼睛轉了轉,從褲兜里緩緩掏出些東西,攥在手里。

  “歐比斯,看看,你最喜歡吃的哥倫布咖啡豆耶,我用這個跟換你的........那東西”

  指著歐比斯一側腮幫微微凸起的部分,艾米一臉溫柔,聲音充滿誘惑。

  歐比斯盯著艾米手中的咖啡豆,目光一亮,開始猶豫是否要用口中這甜甜的東西交換。

  艾米耐心地等待歐比斯的選擇,萬一歐比斯把東西吞到肚子里可麻煩了。

  撓了撓腦袋,歐比斯終于下了決心,它伸出毛茸茸的小爪子,然后看艾米,一副先把咖啡豆給我,我在交換的樣子。

  艾米毫不猶豫把咖啡豆塞進小爪子。

  “咕嚕”

  在艾米抓狂的目光中,歐比斯居然把嘴里的東西咽到肚子里去了。

  “歐比斯,你........”

  還沒等艾米反應過來,歐比斯把爪子里的咖啡豆一股腦塞進嘴里,掉頭竄出機艙。

  “小混蛋,我饒不了你!”

  艾米也跟著歐比斯跑出機艙,消失在漆黑的草原中。

  ############

  一群戰機像烏鴉一般,圍繞著一輛中型運輸機向墜機地點飛去。

  遠處地平線上的亮點就是燃燒的運輸機,戰機編隊隊長皮特打開通信頻道,“全體注意,5分鐘后到達目標區,準備投放機甲!”

  他撥弄了幾下開關,調整到新的頻道。

  “鯊魚,我是兇鴉,即將達到目標區,請指示!”

  “清除目標區10公里內的所有人,格殺勿論。特別不要放過這人,他是距離目標最近的接觸者!”在皮特的機載電腦上呈現出艾米的圖象。

  “兇鴉明白!”

  伴隨叮一聲,皮特把圖象數據傳給所有戰機和機艙內的機甲電腦中,同時打開生物雷達,進行區域掃描。

  1秒鐘后,掃描結果顯示在屏幕上,3群劍龍,1群犀角獸,2只正在夜幕中游蕩準備獵食的庫倫卡巨獸,并沒有發現人類。

  皮特皺下眉頭,把掃描數據傳送給準備投放的機甲。

  “讓那些雜種去忙吧!”

  此次絕密任務的主角是特種機甲營,那些囂張的家伙在地面上囂張跋扈,得罪了不少人。

  皮特一壓飛行舵盤,戰機像只怪鳥呼嘯著從5000米的高空向墜機點俯沖過去。

  轉眼間,抵達墜機點上空,同時,中型運輸機啟動反重力系統,懸浮在200米的高空,戰機群在附近盤旋搜索可疑目標。處于懸浮狀態的運輸機是最脆弱的,一枚導彈或者能量炮就會讓它在空中解體。

  “10秒空投準備”

  柔美的女生電子音在運輸機的貨艙中回蕩,戰機尾部的貨艙門已經打開,伴隨著倒計時的聲音,強勁的風沖進貨艙。

  “3”

  “2”

  “1”

  “投放開始。”

  一輛輛機甲從貨艙中跳出去,同時在腿下部噴出炙熱的藍色火焰。在助推火箭的幫助下,機甲群像一個個蒲公英的種子,慢慢的降落在草原上。

  “空投結束,機群返航,祝你們愉快!老鼠們,哈哈哈”皮特微笑著向特種機甲營致意,在這個時候折磨下那群沒腦子的家伙,是很愜意的事情。

  “媽的,是土撥鼠,弄錯代號你想進軍事法庭嗎?”從揚聲器中從來一陣粗魯的怒罵聲。

  “哦,希望你們別灰頭土臉的回來,土撥鼠,真是一個好名字。”

  不等對方的回答,皮特向機群發出指令,“我是兇鴉一號,機群三角形編隊,返航!”

  運輸機開始關閉貨艙門,矢量噴口調整方向,緩慢升空,回到編隊。

  轉眼間,機群消失在漆黑的天際中。

  地面上一輛“火煞”機甲,惡狠狠地朝機群消失的方向抬起巨手,豎起中指。

  “媽的,下次再見到你們,一定讓你們嘗嘗我的老拳!”

  在機甲的操作艙中,威利斯飛快地在控制鍵盤上操作,收回機甲齷蹉的手指,發出戰斗指令。

  “一連向北,扇形包圍目標區,二連跟著我,從南包圍,‘獨角獸’原地駐留,啟動生物雷達全方位掃描!”

  隨著指令下達,一隊機甲,迅速突擊,巨大的機甲大腳砸在地上,讓大地震動起來,

  2輛特殊的獸型機甲原地不動,在頭部探出一個小型雷達,旋轉著。

  這是帝國最先進的電子信息機甲,負責戰場電子信息收集以及電子干擾和壓制。

  戰機傳遞過來的雷達信息并沒有發現可疑人員,但威利斯不敢掉以輕心,這可是S級任務,不能有半點馬虎,必須找到圖象上的人,目擊者是不能留下活口的。

  #############

  此時,在一只巨大的犀角獸身上,艾米正坐在上面,跟面前的歐比斯商量著,“歐比斯,想拉屎嗎?”

  歐比斯使勁搖搖頭,兩眼迷糊,昏昏欲睡。

  “喂,你這個懶蟲,別睡,把那東西吐出來!”艾米無可奈何,他已經和這個軟硬不吃的家伙商量有一段時間了,“你應當知道,誠信是一種美德,你吃我的,喝我的,難道還要把財寶也一人獨吞嗎?”

  歐比斯使勁甩甩頭,企圖把腦袋里的瞌睡蟲趕跑。

  “嗨,你這個蠢家伙,財寶不是這么獨吞的,聽到沒!”艾米抓著歐比斯使勁搖晃著,他開始擔心歐比斯吃掉的東西有毒。

  “呼嚕。”

  在艾米使勁的搖晃中,歐比斯居然發出甜蜜的鼾聲。

  “你......”

  “轟轟轟”的地動山搖聲從身后傳來,艾米下意識匍匐在犀角獸寬大的背上。那是機甲在草原上奔跑的聲音。

  犀角獸群也停止腳步,調轉身體朝遠處看去。

  在運輸機的火光中,艾米看到一群巨大的機甲影影綽綽的,向運輸機殘骸靠攏。

  艾米瞪大眼睛,想看清楚,這可和他有密切相關,帝國機甲出現在這里,難道也是打海盜的主意?旋即,艾米打消了這個念頭,無人機甲可不是海盜能設計出來的,這個問題困擾了艾米一路,現在帝國機甲參與進來,這事情好像復雜起來了。

  突然,一聲怪物的嘶吼,從犀角獸群側面傳來,一頭在獸群邊緣的犀角獸被突然冒出來的卡庫倫怪獸撲倒,發出吼叫,兩個巨獸滾成一團。

  整個犀角獸群炸了鍋,巨獸們撒開巨蹄一路狂奔。艾米措不及防,沿著犀角獸粗糙的后背迅速滑向后方,來不及多想,他驚叫一聲,一手攥著熟睡的歐比斯,一手胡亂劃著,在馬上滑落掉的剎那,他抓到了犀角獸后背的一個巨大的骨刺,忍著手部的酸疼,飛快把歐比斯塞進胸口的大口袋,騰出另一只手,也拼命抓住大骨刺的邊緣,吊在狂奔中的犀角獸身上。

  結伴出來狩獵的卡庫倫怪獸并沒有因為同伴得手而停下來,它迅速瞄準一頭跑在獸群最后的獵物,迅速飛撲過來。

  “該死的卵胎生怪物,你生了多少孩子!”

  艾米感到手的劇痛讓心都在戰抖,可是如果松手,即使不被踩死,也會被卡庫倫巨獸帶回洞穴,去喂養那些食量巨大的幼崽。

  突然,獸群在領頭的犀角獸帶領下,急轉向右側奔去,將幾只落在后面的年老獨角獸甩在了后面,這有點像蜥蜴在受到襲擊時,會斷掉自己的尾巴一樣,犀角獸準備淘汰掉年老體弱的,以保護整個獸群。

  可苦的是,其中一個落下來的犀角獸身上掛著一個倒霉蛋。

  ##############################

  威利斯在那輛無人機甲中看到了連著數據線的魔盒,臉色變成豬肝的顏色。

  特種機甲營還是來晚一步,“糖果”已經被人取走了,他不知道“糖果”是什么,但知道這是S級任務,如果出來差錯,不但是他,包括整個涉及任務的人員都沒有好果子吃。

  “獨角獸!”

  威利斯飛快地從無人機甲的機艙中跳出來,大聲吼著,全然忘記了兩輛“獨角獸”被安排在了包圍圈外圍,更何況還隔著厚厚的機艙蓋。

  “媽的。”他罵了一句竄進自己的火煞機甲中,對著麥克大聲叫起來,“獨角獸,匯報情況情況!”

  “生物掃描沒有異常,紅外線發現一只犀角獸身上熱源異常。”

  “數據,給我數據!”

  叮的一聲,紅外線掃描圖象出現在火煞的機甲電腦上,一群狂奔的巨獸群后面跟著一直卡庫倫巨獸,在最后的一直犀角獸身上有一塊明顯的亮斑。

  “這是他媽的是什么,惡心的傷疤?”威利斯問。

  “無法確定!”獨角獸的回答很干脆。

  “一連派兩輛機甲查看下,其他機甲環形向外圍搜索,各機甲啟動燃燒痕跡和非生物痕跡掃描,一定他媽的有人接應!”威利斯大吼著,然后接通總部,啟動空間預警,查詢任何空中可疑目標。

  ##################################

  艾米心中叫苦,千挑萬選,爬上這只2層樓高的巨獸身上,居然是獸群中的要被淘汰的老家伙,雙手已經麻木了,他咬著牙,閉上眼睛。

  “嗷”一聲吼叫。

  飛奔而來的卡庫倫巨獸,一下撲到犀角獸的側面,鋒利的利爪順勢拍在它身上,劃出3條深深的傷口,鮮血噴涌出來,犀角獸劇痛難忍,猛掉頭,用頭頂犀利的短角刺向卡庫倫巨獸,而在它身上吊著的艾米,在飛速的轉彎中,一下被甩到了犀角獸的背,可他還沒來得及高興,一陣劇烈的震動傳來,只見,犀角獸的短角刺進卡庫倫巨獸的前腿的肩部。

  猛然一挑,犀角獸的短角從巨獸的肩部豁開,巨獸慘叫著飛退。

  犀角獸老道的反擊讓卡庫倫巨獸受傷不輕,這是無數次從食肉動物爪下逃生練就的本領。受傷的卡庫倫巨獸仰起頭對著犀角獸不斷怒吼著,企圖在氣勢上壓住對方。

  犀角獸低著頭,短角對著巨獸,一點不敢大意。

  “嗖嗖”兩道耀眼的高能量束一閃而過。

  犀角獸和卡庫倫巨獸的頭顱爆出兩團血霧,它們低級的神經系統還沒有感覺到疼痛,就已經轟然砸在地上。

  隨著兩只巨獸倒下,漆黑的夜色中,飛奔而來兩輛高大的機甲。

  兩輛機甲飛馳到屠殺戰場,站在巨獸的尸體前,4道探照強光在尸體上掃來掃去。

  “呼叫土撥鼠,目標擊斃,犀角獸身上異常熱源已經找到!”其他一臺機甲接通威利斯,“異常熱源是犀角獸身上的傷口流出的血液,估計是搏斗造成的。”

  “媽的,早就知道是這樣,收隊,去d122區,那里發現飛行滑板灼燒痕跡和殘留食物!”威利斯煩躁地命令。

  兩輛機甲扭頭向來時的方向跑去,消失在夜色中。

  躲在犀角獸的身下,艾米目睹了這一切。

  在犀角獸倒下的時候,艾米仍死死抱著大骨刺,骨刺和犀角獸的軀體形成了一個空間,讓艾米躲過了被壓成肉餅的一劫,而且也逃過了機甲的視線。

  周圍靜悄悄的,只有歐比斯細微的鼾聲從大口袋中飄出來。

  8年來在草原上游蕩,讓他熟悉草原上的每一個地方,只要20分鐘內不被帝國機甲發現,他就可以逃出魔爪。現在,必須馬上離開這里,否則,空氣中血腥的味道會吸引其他的食肉動物,到時候,他會成為野獸的甜點。

  從犀角獸的尸體下爬出來,艾米準備撒開腿朝著獸人領地的方向飛奔,這里距離獸人領地不過十幾公里,逃到嘉德滿江,游過那條界江,就可以逃離帝國機甲的追擊了。以他從獵豹口中逃命的經驗來看,只要20分鐘內不被發現,他就能逃過嘉德滿江。

  但如果被生物雷達發現,他可沒有一點逃命的機會了。

  “獨角獸”的紅外線掃描中,兩具龐大的尸體旁出現一個亮點,它圍著尸體轉了一圈后,緩慢地向南方走去。從模糊的紅外特征來看,是一條野狼,但讓人奇怪的是,它似乎對到嘴的食物并不感興趣,而且走起來有些跛。

  “媽的,獨角獸,有沒有異常情況?”威利斯的吼聲從揚聲器中傳出來。

  雷達員的目光急忙從亮點移開,開始掃描其他區域,同時通告:“沒有發現異常!”

  此時,艾米爬在地上,盡量讓自己像一只笨狗,或者其他四只腳的動物,手腳并用向前爬著。為了能欺騙機甲的雷達,他不得不出此下策,雖然速度慢得可憐,但至少安全許多,他可沒信心跑過時速140公里的戰斗機甲。

  漆黑的夜幕中,不時有夜行的野獸從草叢中跑出來,讓人毛骨悚然。

  艾米的手掌已經被隱藏在草叢中的硬刺扎得血肉模糊,但他咬著牙,苦苦撐著,繼續這段漫長的跋涉。

  現在,家是不能回去了,遺留在無人機甲旁的飛行滑板一定會暴露他的身份,那是他用羅德老頭給的報酬在網上購買的,只要按滑板上的產品編號,很容易找到購買者的身份。他開始擔心爺爺,會不會被兇神惡煞般的警察抓走。

  可是,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

  #########################

  就這樣,當天邊泛出魚肚白的時候,艾米出現在嘉德滿江江邊。

  他的虛脫地躺在沙灘上,兩只眼睛發紅,褲子已經磨爛,膝蓋上血跡斑斑,十幾公里的路爬了一夜,終于逃出了包圍。

  歐比斯還在口袋里熟睡,艾米慢慢脫下上衣,團成一團,包好,還隨手抓來幾把長長的青草,把衣服團仔細地捆好,防止它散開。然后咬著牙從地上爬起來,劇痛讓他咧嘴哼了一聲。

  停了片刻,他把捆成團的衣服頂在頭頂,向江心走去。

  這里是每年動物遷徙的路線,每到旱季到來,數百萬食草動物從這里渡江,追尋著雨帶南下,尋找鮮嫩的蕨草,當雨帶北移的時候,它們有從這里泅渡過嘉德滿江,來到北部草原。

  幾百萬年的遷徙,讓動物們找到了最淺的一處江水,艾米每年兩次都會來這里看著百萬動物渡江的盛況。可如今,他和那些食草動物一樣,為了生存也走上了這條遷徙之路。

  江水有些微涼,讓傷口麻癢,艾米扶著衣服團,小心翼翼,他可不想跌倒讓歐比斯被江水沖走,這是他唯一的朋友。當走到江心的時候,江水已經漫到胸口,他不得不將衣服團高高舉起,并小心不會跌進河床上滿布的深坑。

  突然,兩道高能量束從身后射過來,射入江水中,騰起一團水霧。艾米怔住了,顯然那只是警告,他現在是一個固定靶子,如果對方想殺死他,早已經把他打成篩子。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