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9 06:48:30
  1. 愛閱小說
  2. 靈異
  3. 方術之士
  4. 第三章 迷路了

第三章 迷路了

更新于:2018-03-15 21:09:01 字數:3070

字體: 字號:
  那天我們出發的時候也就是十點鐘左右,天像下火一樣,陽光曬在皮膚上給人帶來一種灼痛感。因為身體缺水的原因,感覺呼吸都十分困難,嘴唇上的皮膚已經脫落了好幾層,干巴巴的,沒什么生機。村子里林子不算太遠,也就是步行二十多分鐘的路程,但是因為行走在空曠的開闊地上,感覺沒走一步都是十分煎熬,但是我們四個人沒有任何抱怨,因為我們相信進了林子就會找到水的。

  “宇子,你說我們咱們村子的人都不去西面的樹林呢?”狗子肩上掛著一捆繩子,手里拿了把鉤鐮刀,腰上拴著個布袋子,小聲的問著我。

  “可能西面的路不好走吧,或者西面的山上沒有什么藥材吧。”我當時根本顧不上考慮這些了,我一心想在林子找到水,想做英雄,吃點苦算什么呢。

  “宇哥,一會我們進了林子,一路上要用刀子在樹上做好記號啊,萬一迷路了就慘了。”二胖眨巴眨巴小眼睛,抿了抿干巴巴的嘴,充滿顧忌的問我。

  “二胖啊,你宇哥我也不傻啊,放心吧,要是林子里的路不好走的話,我們就在林子外圍轉一轉,不深進去。”我十分不屑的心想你這膽子也太小了,想想紅軍兩萬五千里長征,咱們這算的了什么呢。

  “宇哥哥,我好渴啊。“小雪的眼睛都似乎沒有了原來的水靈勁。剛才我都沒注意,現在這一看嚇了我一大跳。

  “我們趕緊進林子,先給小雪找點帶水分的東西。“我真的有點慌神了,這種天氣在大太陽下面太容易中暑了,何況現在我們都屬于缺水的狀態,萬一脫水了那可不是鬧著玩的啊。

  緊走將近十分鐘,我們終于來到了林子的邊緣,這片林子處于西面這座山的邊緣,一直延伸,沒有邊際。雖然天氣十分干旱燥熱,但是林子里依然翠綠盎然,生機勃勃。當時的我十分興奮,因為看著這些沒有任何缺水癥狀的樹,我對找水更有信心了。

  當我們踏入林子的第一步,就注定了要走上一條不一樣的路。

  初入林子,我們就神情一凜。一股清涼感從心底蔓延,遮天蔽日的樹冠擋住了絕大部分的陽光,沒有了陽光的直射,我們都感覺清爽了不少。樹林里的空氣十分潮濕,帶著一股土腥味夾雜著樹葉腐爛的味道。雖然潮濕,但是并沒有給人帶來悶熱的感覺,反倒是讓我們十分舒適。我們貪婪的呼吸著這不一樣的空氣,想讓空氣中的水分滋潤一下我們干渴的身體。就連打不起精神的雪都拿著手里的菜刀當扇子用,感覺緩過來不少。我們三個互相對視一眼,在彼此的眼神中讀懂了對方的意思,這個丫頭果然很像她媽,真漢子啊。

  我們像林子深處走去,腳下是厚厚的落葉層,踩上去“咯吱,咯吱“的。每走十米左右,我都會在樹上用斧子留下一道深深的斧痕,當做返程時的路標。大概走了半小時左右,我們回頭已經看不見來時的路口了。四周都是樹,無邊無際。我擦了擦頭上的汗,說:”大家都注意觀察一下周圍,看看樹上有沒有果子什么的。“口干舌燥的感覺讓我十分難受,就算找不到水也必須找點能補充身體水分的東西了,要不然還沒等我們找到水就得都栽在這林子里。

  “宇哥,你說這林子里會不會有狼啊。“二胖拿著手里的大砍刀,警惕的看著四周。其實二胖說的不無道理,東北的山里,狼是最常見的。而且由于狼都是群居性動物,一遇見就是一群,我們手里也沒有什么火器,如果真的遇見了,就注定要成為狼的一頓大餐了。

  小雪看見我緊皺的眉頭,揮了揮手里的菜刀,對我道:“沒事的宇哥哥,狼要死敢來,我們就殺,來多少殺多少。”這小丫頭果然是沒有什么擔心的,她也許根本不知道狼的可怕性。

  “狗子,你注意點四周,要是有異常情況要及時告訴我。”我此時此刻才真的覺得這次找水之旅不是那么簡單的。

  “宇子,你看!”狗子揚起手指了指不遠處的一棵樹。我順著他指的方向看了看,頓時眼睛一亮,只見那棵樹上都是紫色的星星點點,再一細辨認,竟然是滿樹的桑葚。還不等我說話,只見他們三個一陣風一樣的沖了過去,狗子像猴子一樣,幾下就爬上了樹。二胖和小雪站在樹下等待著桑葚雨的降臨。等我跑到樹下的時候,狗子已經開始搖晃一根樹枝,隨著狗子的逐漸發力,大量的桑葚果像雹子一樣紛紛落下。我撿起了一顆,細細看了一下,這個桑葚好像和我們之前吃的有些不一樣,比正常的桑葚都要大,這的桑葚竟然像大拇指大。我聞了聞,沒有什么味道,剛要和樹下那兩個人說我的疑慮,只見雪已經一口吞進去了一個果子,并用力咀嚼起來。看著她一臉的滿足像,二胖也嘗試著咬了一口,可能是果實里的水分太過充盈,剩下的果子竟然爆開掉了,紅色的果醬明顯與之前吃過的桑葚不同,這個果子里的汁液是通紅通紅的,像血一樣。二胖臉上胸前都是果子的紅色果汁,像是受了重傷一樣,看著及其恐怖。

  “這,這。。。”二胖竟然語無倫次起來,我緊張的看著他是不是有什么異狀。“這真是太好吃了。”二胖半天憋出的這句話差點讓我暈倒,只見二胖付下身子,又撿起好幾個這種不知名的果子,迅速放進嘴里大口咀嚼著,一臉陶醉的樣子。

  這時狗子從樹上退了下來,撿了幾個果子看著我還沒吃,疑惑道:“大宇,怎么

  了?”

  “沒什么,這個和咱之前吃的桑葚不太一樣。”我把玩了一下手里的果子,猶豫的說。

  “也許是林子里是純天然的吧,吃吧,不吃就渴死了,我寧愿被毒死,也不想被渴死。”狗子邊說邊把果子往嘴里扔。“真甜,水分真大,太解渴了。”

  我一想也對,再不補充水分就要渴死了,反正都吃了,大不了一起中毒罷了。我橫下心,把手里的果子扔進嘴里,用力一咬。頓時感覺果子里的果汁在嘴里爆開,一種酸甜可口的汁液流進了喉嚨。果肉很嫩,幾乎全都是果汁,并帶有一種清新的香氣。隨著果子的下肚,一股清涼在體內散開,感覺十分舒爽。果然很解渴,僅僅一個果子就讓我干燥的喉嚨得到了緩解。那酸甜的味道是我不曾吃過的,與其他所有的酸甜都不一樣,讓人舍不得這種味道在嘴里消散。只一口,我就喜歡上了這種果子。我們四個干脆坐在地上,每個人都捧著一碰果子大吃起來,

  好一會,我們四個才挺著圓滾滾的肚子站起來,把身上能裝東西的地方都裝滿了果子。有了這些果子我當時就心里踏實了不少,起碼不用再受干渴之苦了。

  我們打算按著我們來時刻的路標原路返回,畢竟這一折騰也已經下午了,我們得頭天黑回去,要不然天黑之后迷失在樹林里可不是鬧著玩的。我向著我們來時所刻的最后一棵樹方向走去,找了半天,也沒找到我留下的路標。

  “怪了,我記得明明就是這啊,怎么這幾棵樹上面都沒有呢?”我拍了拍腦袋,仔細想了想,對啊,沒錯啊。

  “宇哥,樹林里的樹長得都差不多,可能是眼花記錯了吧。再說在這林子里分不清方向也是很正常的啊。”二胖的臉上像被干涸的血液蓋上了一樣,那是果子汁所留下的印子。

  “我們圍著那棵桑樹轉一圈找一找吧。”狗子果然是行動派的人物,邊說邊向另一側走去。

  我們跟在狗子后面,四處仔細觀察,可是整整一大圈我們都沒有發現來時的路標。這下我們可都慌了神了。

  “宇哥哥,我們是不是迷路了啊?”小雪問道。

  “不會的,一定是我們落下了哪棵沒有注意到的樹,我們再找找。”我盡量平靜的說道。但是如果你仔細聽我的語氣,你會發現我的語氣里帶著一些顫動,盡管我這么對大家說,是因為我在安慰他們也在安慰自己,剛才尋找的過程中,我很仔細的看過每一棵樹,竟然沒有一絲熟悉的感覺,好像完全走進了一個陌生的環境里。別說斧子印了,我連來時的所牢記的路的特征都沒有見到。

  就這樣,我們又走了一大圈,意料之中的沒有任何發現,我們四個像是泄了氣的皮球,灘在了一起。莫大的恐懼感籠上了我們的心頭,我們不得不面對我們現在的處境,我們在沒有任何人知道的情況下迷失在了這片人跡罕至的樹林子里。看樣子離天黑也快了。天黑之后,更不知道將會面對什么樣的困難。至少在那一刻,我后悔逞能來這了。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