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5 21:40:03
  1. 愛閱小說
  2. 二次元
  3. 五代目風影
  4. 第二章 一尾守鶴

第二章 一尾守鶴

更新于:2018-03-15 11:37:02 字數:2542

字體: 字號:
  相傳在上古時期,有一頭絕世兇獸,名為十尾,乃是世界創世之初就出現的恐怖魔物。

  十尾,擁有無限的偉力,可以吞食大海、可以撕裂大地、可以挪移山岳,擁有著可以毀滅世界的力量。

  只是,在恐怖的魔物,也敵不過人。十尾雖然肆虐一時,但最終還是被一個“人”所鎮壓了。

  這個人,便是忍者的始祖——六道仙人。

  六道仙人不僅將十尾的靈魂抽出,還將其分為九分,形成九只尾獸。根據尾巴數目的不同,分別是:一尾守鶴,二尾貓又,三尾磯憮,四尾孫悟空,五尾穆王,六尾犀犬,七尾重明,八尾牛鬼,九尾九喇嘛。

  被封印在我愛羅肚子里面的,便是一尾尾獸:砂之守鶴。

  對于砂之忍者村,乃是于整個忍界的人來說,尾獸都是極為兇惡恐怖的存在。也正是因此,因為封印了尾獸而成為人柱力的我愛羅才會被砂忍村的村民所排斥,恐懼。

  但是對于熟知劇情的我愛羅來說,尾獸絕非什么窮兇極惡的存在。它們固然看上去兇惡無比,但其實很是耿直。真正可怕的,從來不是什么尾獸,而是人類自己。

  所以每當我愛羅見到沙之守鶴的時候,我愛羅放而會放松幾分,就像見到自己的朋友一般。

  也正因為如此,沙之守鶴對我愛羅的態度并不是很好,每次都擺出窮兇極惡的樣子,以此來證明自己的“恐怖”。

  “可惡的小子,你當本大爺是誰啊?本大爺可是守鶴啊!終有一天我要殺了你!殺了你!”聽到我愛羅的話之后,守鶴變得更為憤怒,瘋狂的喊道。

  “殺了我嗎?如果我死了,你恐怕也活不了。”聽到一尾的話之后,我愛羅也不生氣,笑瞇瞇的說道。

  “放屁,如果你死的話,那你大爺我也不會死,過些日子還會復活的。”守鶴似乎不屑的說道。

  “復活嗎?一尾復活之后的確還是一尾,可是復活之后的你還是你嗎?你說是不是,守鶴?”我愛羅笑道。

  “小鬼,你……”守鶴的臉色依然是憤憤不平,但卻并沒有答話。

  沒錯,尾獸的確是不死的,即使現在的它死了,也依然會在某個地方再次復活,但是復活后的它卻不再是它了,而是一個新的一尾,新的一尾守鶴。

  “你要是想出去的話,那我們打個賭吧,賭注和以前一樣,如果你贏了,我就放你出去。如果我贏了,你就得幫我一個忙。”我愛羅也就不再刺激守鶴,而是聊起了一個守鶴最感興趣的話題。

  如果說被封印的守鶴還有什么愿望的話,那就是從這個該死的封印里面出去了。

  “狡猾的小子,這一次你想賭什么?老夫可不會在上你的當了!”聽到我愛羅的話之后,一尾立即憤憤不平的說道。

  也無怪一尾憤憤不平,在過去的兩年里面,類似的賭博進行了一百六十七場,而這一百六十七場賭博里面,我愛羅贏了一百六十四次,而一尾僅僅贏了三次。

  沒有人知道,在我愛羅幼年的時候,一尾出現的“暴走”,并非是因為我愛羅控制不住尾獸,而是他打賭失敗了而已。

  “讓我想想,好吧,我賭你不知道六道仙人叫什么名字,而我知道他的名字是什么。”我愛羅笑瞇瞇的說道。

  “可惡的小鬼!這我怎么知道!六道老頭就是六道老頭!像你這種小鬼,怎么會知道那么久遠的事情。”守鶴聽到我愛羅的問題之后,變的更加憤怒了。

  當六道仙人從十尾之中分割出九大尾獸的時候,他已經是晚年了,包括尾獸在內,都尊稱他為六道仙人,因此一尾的確不知道六道仙人叫什么名氣。

  “不知道,那就輸了,據我所知,你是六道仙人創造出來的,幾乎可以算作是他的兒子。兒子不知道父親的名字,你能怪我嗎?”我愛羅有些洋洋得意的說道。

  “好吧,這一次算你贏了,說吧,這一次要本大爺幫你做什么?”守鶴發泄了一會,然后略略有些沮喪的說道。

  “幫我毫無破綻的離開村子!拜托了”

  說道這里,我愛羅的語氣甚至都有了一點激動。

  如果僅僅是想要離開村子,那其實是很容易的事情,畢竟此時的我愛羅已經能夠初步控制一尾,以他的實力,想要逃出沙之忍者村,自然不會很難。

  但是那樣的離開,卻是叛逃,從此之后,他的身上會被烙上“叛忍”的印記。

  此時的我愛羅雖然是人柱力,雖然受到村民的畏懼和憎恨,但是從另一方面來講,這種畏懼和憎恨同樣也是來自對我愛羅的敬畏。

  畢竟,忍者最敬佩的就是強者,而我愛羅身為村子的最強兵器,自然是當之無愧的“強者”。

  更重要的是,我愛羅的身份是四代風影羅砂之子,擁有砂之忍者村最高貴的血統。

  兩者相加,我愛羅的身上其實貼著“未來風影”的標簽。

  因此對于我愛羅來說,叛逃其實是一個最搞笑的做法。

  他之所以想要離開村子,是因為他從叔叔夜叉丸那里得到一個消息,那就是沙之忍者村的英雄,灼遁忍者葉倉已經悄悄離開了村子,似乎接到了某個隱秘的任務。

  夜叉丸以為葉倉只是出村完成一項秘密任務,但我愛羅卻清楚,葉倉這一去,就回不來了,因為她其實是被當做了和霧隱忍者村交易的犧牲品。

  對這種骯臟的政治交易,我愛羅無從評論,但他知道,這給了他一個機會,一個收服灼遁忍者葉倉的機會。

  坦白說,葉倉的事情其實讓我愛羅有些措手不及,他其實并沒有做好出村的準備,更沒有做救援葉倉的準備。

  要知道,此時的我愛羅僅僅只有五歲,他真實的實力也只是勉強達到了上忍水平罷了,即使動用一尾守鶴,他也就是精英上忍的水平,綜合實力甚至都未必能比得上灼遁忍者葉倉,若是想要救助灼遁葉倉的話,他的實力其實太勉強了一些。

  除非,我愛羅“尾獸化”,將身體的控制權全部交給一尾守鶴,那才能讓他擁有“影”的力量。

  不過,除非真到了山窮水盡的時候,我愛羅不會那樣做的。雖然,我愛羅相信一尾守鶴的“承諾”,不會借此永遠控制自己的身體。但是,如果他完全尾獸化的話,那實在是太顯眼了。他若是那樣做的話,恐怕無法再砂之忍者村呆下去了。

  盡管,我愛羅對于砂之忍者村其實并沒有絲毫的留戀。但是,如果他想實現自己的野心,或者說是夢想的話,他決不能成為一名“叛忍”。

  如此一來,救援的難度就太大了,而后患也及其的恐怖。

  但是,我愛羅清楚的知道,自己必須進行這一次救援。

  刨除良心方面的問題,光以現實來論,他也必須要這樣做。

  如果沒有葉倉這樣上忍層次的臂助在,自己的許多謀劃,就只會是泡影罷了。

  畢竟,在整個砂忍村,乃至于整個忍界,“灼遁忍者”葉倉都是他目前唯一有信心能夠完全掌控的忍者。只有被深愛的村子所背叛的她,才有可能完全投在自己的麾下。

  只有擁有葉倉這樣的助力在,他才能實現更多的謀劃。


閱讀更多二次元的小說,請微信掃碼關注公眾號(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閱者悅心”關注),回復“1”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關注公眾號

關注公眾號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掃描關注

3、點擊關注,回復1閱讀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