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2-08 14:37:49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秦時之江山美人
  4. 第二章 公輸陰陽

第二章 公輸陰陽

更新于:2018-03-15 20:23:48 字數:2928

  朝食便是早飯,一般于辰時即七點至九點之間進行。

  琳瑯換上一身白袍便前往嬴政的寢宮吃早飯,身邊跟著自己的貼身伺候官,一進門,便看見二十幾個兄弟姐妹都已經到了,分成兩排跪坐于長形餐桌兩邊,琳瑯說了聲“哥哥姐姐們早!”便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位置是按照年齡安排的,故琳瑯坐在左邊的最后軟墊,緊挨著的是十九公子胡亥,對面一排第一個是大公子扶蘇。隨便打量了一下,琳瑯便靜靜等著嬴政出席,除了扶蘇,其他人都時不時地閑聊著,不時傳出陣陣歡笑,與琳瑯格格不入。

  作為一個現代人,盡管來到這個世界已經三年了,但琳瑯始終難以融入其中。不同于扶蘇,他作為長子,已經十二歲了,這個年齡,懂得了許多,身在帝王家,總是比平常人早熟的,他必須在弟弟妹妹們面前保持威嚴。

  這時,嘈雜的聲音戛然而止,原來是他們的父王嬴政出來了。琳瑯趕緊與他們一同起身向嬴政施禮問候,嬴政大手一揮,讓他們不必多禮,吩咐他們坐下準備吃飯。宮女們上菜的速度毋庸置疑,不定期舉行的一場家庭早飯和往常一樣在沉默中慢慢進行著。待畢,嬴政便向他們談起國家大事,如今,秦國已經打敗了韓國,正準備著手攻打趙國。

  “父王,您去年剛破韓國,現在將要攻打趙國,連年征戰,恐怕百姓苦不堪言啊!而且大家和睦共處難道不好嗎!”扶蘇苦澀道。扶蘇性子謙和,看著華夏大地戰火連天,心中疾苦不已。

  嬴政一聲冷哼道“從古至今,戰爭總會伴隨著大量的犧牲,區區百姓一介賤民,愚昧無知,只會貪圖一時之安寧,怎知臥榻之側,豈能容他人安睡的道理?天下群雄割據,文字不通,貨幣不通,文化也南轅北轍,時不時總會爆發區域之間的摩擦。想要和睦,必定需要疆域的大統一,寫一樣的文字,使用同樣的貨幣,傳承相同的文化,擁有唯一的律法,百姓才能安居樂業。”

  “可是。。。”

  “沒有什么可是。想我大秦眾多重甲鐵騎,驍勇善戰,所到之處敵軍莫不丟盔棄甲,繳械投降!統一六國指日可待!”嬴政微怒道,渾身散發出磅礴霸氣,眼中充滿濃濃期待。

  扶蘇便悻悻然不敢再反駁。

  “父王,孩兒相信您定能統一華夏神州,在這片廣袤的土地上,百姓只有在唯一的皇帝統治下,才能無限強大。三分天下只是浪費資源罷了”琳瑯見扶蘇不敢再多言,心中嗤笑不已,向嬴政道。‘既然這一世我也是嬴政之子,未來秦皇之位我大可爭他一爭,有何不可,縱然你是大公子扶蘇。’琳瑯心道。

  琳瑯也想通了,既來之則安之,作為嬴政十九子,還知曉秦朝的一些關鍵歷史事件,未嘗不能當當皇帝。

  “皇帝?”嬴政眉梢一挑,道:“寡人知道皇與帝,卻還沒聽說過皇帝一詞!”琳瑯心中一驚,突然反應過來,皇帝一詞乃后面嬴政滅六國之后才有的稱呼,連忙說道:“父王見諒,孩兒只是想到將來父王獨尊霸業,那豈不是超越了三皇五帝之人!到那時帝或者皇都已不能襯托父王的尊貴地位,故孩兒自作主張,覺得皇帝才能顯示父王的身份!”琳瑯心中大汗,想不到這種拍馬屁的言語竟然有一天會出自自己之口,但又想到如今是拍自己大王老爹的馬屁,便多少有些釋懷。“嘿嘿,皇帝的稱呼還是我送給嬴政的,也省去了李斯你們以后傷腦筋啊”琳瑯心中陰險道。

  “哈哈哈哈”嬴政爽朗一笑道:“皇帝,哈哈哈,甚妙甚妙啊!想不到瑯兒你小小年紀便有如此靈巧的思維,寡人又怎會怪罪于你呢?何況這稱呼深得我意,想象來日寡人稱“皇帝”之日,那是何等光景,寡人真是期待啊!瑯兒,你1歲自行開始讀書,果然聰慧過人,相較之下,你兄長們都不如你啊。”扶蘇與幾個公子臉上皆帶不自然之色。

  琳瑯連忙道“瑯兒愧不敢當。兄長們博學多識,瑯兒遠有不如,最多算是瑯兒離經叛道了一點。”琳瑯當然不能這樣因為一點小事兒得罪了兄長們,不然以后事后時不時給自己來點小絆子,那不是自找沒趣?眾公子心頭這才稍微舒服些。

  “瑯兒,你有一點錯了。”嬴政盯著琳瑯道。“請父王指教!”“我趙氏一族哪里需要墨守成規,離經叛道未嘗不是一種特質,你們說呢?”“孩兒受教了!”琳瑯與眾公子異口同聲道。

  “你們記住,趙氏子女決不妥協,想做什么那便去做,如若被教條規矩所限制,就不配作為趙氏后人,我們應該支配欲。望,想要,那就去爭取,寡人未來的王位也一樣。”嬴政突然神色一變,睥睨天下的氣勢讓一眾公子茫然,但不能阻止他們惶恐與崇拜。‘不愧為能滅六國的秦始皇啊,果然夠狂,夠霸氣。’琳瑯心中感嘆。

  眾公子心中對嬴政的一番話語進行消化琢磨,片刻后,琳瑯抬頭道:“父王,能給我講講滅韓的細節嗎?想想那千軍萬馬的景象,孩兒便感覺熱血沸騰.”

  “呵呵,瑯兒,等你長大了,只要你想,你也可以領兵打仗,真正身臨其境,你就能深刻體會戰場的激昂與悲壯共存的場面了。也罷,寡人便給你們講講那次戰事。”嬴政道,“剛開始,寡人本是先攻打趙國的,但遭遇趙國頑強抵抗,連續三次受挫,我軍戰損15萬,雙方皆損失慘重,久攻不下,于是寡人便按便按原定的中央突破,由近及遠,逐個殲滅的方針,將主攻方向指向韓國,遂滅之。”

  “據孩兒所知,即便六國之中屬韓國最為弱小,但想要攻破之,想必也十分不易。”琳瑯道。“正如瑯兒所言,我派兵十萬,而韓國全國上下不過五萬將士,倘若沒有公輸家的霸道機關相助,寡人想要攻滅韓國亦非易事。正因有公輸家的攻城機關相配合,寡人才對滅諸侯一事勝券在握。”嬴政道。

  “公輸家?即是公輸班的后人嗎?”琳瑯驚訝道。他不知道歷史上公輸家于之秦國滅六國真起到了如此大的幫助,聽嬴政的口氣,莫非古代的科級真達到了如此高度不成?居然能左右戰爭的局勢。

  “瑯兒何必如此驚訝。華夏泱泱大國,奇人異事多不勝數,總能創造一些奇妙物什,特別是公輸家族創造的武器工具等威力巨大。公輸家這一帶的家主公輸仇其機關精通程度已接近其祖師班,自暗中表示效忠于大秦之后,提供了寡人大量攻城器具,加上一些神奇機關,攻城無往不克。”

  ‘公輸仇?這名字好像聽過。。。額,這不是前世秦時明月里面的猥瑣老頭嗎!誒,莫非秦朝時期還真有其人?或者。。。’怪異的感覺侵蝕著琳瑯內心,讓他隱隱期待。

  為了驗證心中所想,琳瑯試探道:“父王,公輸家屬于諸子百家嗎?”

  “你居然還知道諸子百家!”嬴政欣慰道,“呵呵,非也,諸子百家由法家、道家、墨家、儒家、陰陽家、名家、雜家、農家、小說家、縱橫家等諸多大家組成,在國家朝堂之上,軍職體系中起到重要作用,更是在傳承華夏文化過程中功不可沒,但不是所有人都認同我大秦,這些大家的勢力龐大無比,很少會孤注一擲,大多四面撒網,結局如何他們都是受益人。唯有陰陽家一派完全站在寡人一方,陰陽家的形象占卜實在玄妙,于寡人助益良多。”

  ‘來了,果然談到了陰陽家,待我好好問問。’琳瑯忽然覺得十分激動,心跳忍不住快了一拍。

  “父王,我從書中識到,陰陽學派自古在民間占據重要地位,特別是其中的風水秘術,尋龍點穴之術深得百姓之信仰,孩兒對陰陽玄學好奇非常,可否讓瑯兒見識一下,父王?”想要驗證心中所想,看來需要親自見一見陰陽家的人了。

  “自然無礙,多見識一些總沒壞處,過幾日,護國法師她便會到來一趟,到時,寡人自會讓人通知你,結果如何便只能看你自己的機緣了。”嬴政道。

  這次談話便告一段落,眾人相繼離去。

  琳瑯更是滿懷期待之情回到住處,只需等上一等,答案自見分曉。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