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5 14:19:5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蒼生如妖
  4. 第一章 悲慘的少年

第一章 悲慘的少年

更新于:2018-03-17 14:58:23 字數:3229

字體: 字號:
  這是一個山谷,算不上荒涼,四季更替,使得這里能夠種植很多莊家。因此有很多以此山為依賴的小村子。

  深秋的天氣漸漸轉冷,路上的落葉積累成層,冷風吹過,發出莎莎的聲音。只剩下很少葉子的樹枝上,幾只麻雀驚叫著飛走,震落幾片殘葉。晨中的陽光灑滿大地,一條小道上,大樹旁邊,幾個小孩正怒視一個奇怪的小孩。

  “你是妖怪."

  “我不是妖怪。”

  “你就是妖怪。”

  “我不是妖怪。”

  “你就是妖怪,你若不是妖怪,為什么長得那么難看,就算不是妖怪,也是怪物!”

  “我不是妖怪,也不是怪物”男孩爭辯都沒有了力氣!

  “妖怪,怪物,兄弟們,打他。”伴隨著一陣拳腳,那幾個小男孩得勝般雀躍的跑開,一邊跑,一邊還在念叨,“這個妖怪,活該被打,長得那么難看。”

  “我真的不是妖怪,也不是怪物”被打的小孩,從地上艱難爬了起來,雖然有點勉強,但是還是站了起來,臉上全是悲憤,“為什么,所有人都不相信我,你們不相信我,他們不相信我,村長不相信,就連爸媽也不相信,我不是妖怪,更不是怪物,真的不是,嗚嗚嗚……”

  冷風習習,伴隨著凄涼的哭聲,小孩慢慢的移向遠方,他不知道去哪里,也不知道該去向哪里,仿佛世界之大,卻無他立身之所。無論他走到哪里,都有人說他是妖怪、怪物,掃把星,嫌棄他,討厭他,冷嘲熱諷,甚至拳打腳踢,有一次,打得狠了,一條胳膊都被打斷了,還是一位好心的瞎眼老人救了他。

  父母不要他,村里呆不下去,小孩不知道哪里去,站在村邊,絕望的看向依舊炊煙裊裊的村莊,心中滿是悲憤和淚水。

  “我不是妖怪,我真的不是妖怪,我只是吃了不該吃的東西,這才變的這樣,我是洛陽,不是妖怪,媽媽,爸爸,爺爺,村長,我真的不是妖怪。”洛陽哭了半天,哭的累了,在絕望中掙扎起來,向遠方走去,這一次,他要離開這個村子。一次又一次的努力,依舊挽回不了這些曾經親人的心,他已經絕望了,再也不想在在這里浪費時間,挨打,他已經習慣了,再也不想承受這莫名其妙來的痛楚。

  洛陽,年紀僅僅13歲,只因為三年前進山一次,誤食了一朵幽蘭色的花朵,這才闖了大禍,起初只是皮膚變的格外粗糙,蠟黃中帶著褐色,卻到后來,這層皮膚好像堆積一樣,越堆越厚,而且上面長滿了看上去是瘡的東西,就連臉上也是,而且眉心中央還長了一顆瘤子,身上滿是那樣子的瘡口,不見好,卻越發的嚴重起來,看了很多醫生,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本來村里人之是以為這孩子得了什么病,同情他,可憐他,也沒有什么關系,照樣可以生存下去。直到后來村里來了一位游方的道士,為了賣弄學問,故意說他是惹怒了此地山神,被妖怪附身,這才惹了大禍,因此被人誤會,處處排擠他,前兩年還好點,只是冷嘲熱諷,最近一年,這些人越來猖狂了,不僅僅冷嘲熱諷,還動手打他。而他的父母,起初只是到處為他看病,見看不好,只是嘆息,后來也慢慢聽了大家的謠言,漸漸開始也懷疑他起來,最近一段時間,飯都不給做,連兩個弟弟,都開始叫他妖怪。

  別人還罷了,自己的父母也變成這樣,洛陽的心中悲痛莫名,13歲的心中,第一次對人生充滿了恨,他恨,莫名的恨,恨所有人,恨所有在他身上發生的事情。

  “滾吧,離開這里,這里沒有人歡迎你。”

  他還記得,村長老爺爺對他說過的話,這句話,他已經反復思量了好幾天了,今天挨了這一頓打,終于讓他痛下決心,決定離開這里。

  蹣跚著走向遠方,慢慢熾烈的陽光下,溫暖的心中滿是冰渣,心中冷的疼了。

  再次回頭看了一眼這個長大的村莊,洛陽滿是恨道,“從今天開始,沒有洛陽了,既然你們都不要我,我也不姓洛,也不叫洛陽,我叫……書上說,蒼天有恨,有雨如淚。離開這里,陪伴我的只有這身布衣,那就叫布衣吧,無論如何,他還陪在我身邊。”

  天空上,陽光漸漸的消失,不知何時,陰云籠罩了這一片大地,開始淅淅瀝瀝的下起雨來,剛才還晴好的天氣,轉眼間就變得讓人無法行走,雨淚在雨中,依舊向遠方走去,拖著蹣跚的步伐,一步一個腳印。若是他回頭望去,就能看見,從這里,只有他的腳步在泥濘的土中,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餓了,吃路邊的水果,渴了,也吃路邊的水果,也得虧現在是秋季,各種果實都熟了,無論是野果,還是有人種的,雨淚默默的上去摘上幾顆,然后就走,被人看見了,也無所謂,大不了就是一頓打而已。

  走了幾天,終于看見一個小鎮,不過,布衣卻不想進去,他怕看到人,在小村里的經歷他已經知道,現在自己的樣子,恐怕這個世界上在沒有人歡迎他了。就連走在路上,他都是盡量避著行人,有幾次被人看見了,雖然只是幾句奚落,但是心中卻更是難受,為什么,為什么我會變成這個樣子,為什么這些人奚落我,我做錯了什么,為什么,為什么。他的心中滿是迷茫,彷徨。

  這是一個修煉者的世界,到處都能看到武者,雖然看不到還有傳說中的仙人,但是傳聞也不少,有許多人都知道這些仙人門派,卻不敢去放肆,怕仙人責怪。只能先習武,身體強大以后,然后去看仙人看的上眼不,若是看的上眼,就能一步登天,學會傳說中的法術,也成為仙人。

  布衣在小村子也聽說過這樣的傳說,據說,在小村子不遠處的太峰山山上就住著一群仙人,也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傳說中他們飛天遁地,無所不能,說不定,也能治好自己這怪病。

  但是想歸想,布衣也不敢去,那是仙人的居所,若是自己的樣子嚇到了仙人,那豈不是要遭殃!

  布衣終究是個小孩子,雖然能在外面生存,但是還想喜歡人多的熱鬧的地方,待了幾天,終于忍不住,想進鎮子。找了一塊布,把臉圍上,就這樣,破破爛爛的進了小鎮,所幸的是,小鎮并沒有門守之類的衛兵,所有人都能夠通行。

  小鎮中繁華的很,布衣長這么大,第一次離開村子,看到小鎮,頓時忘乎所以,看了這個,看那個,眼中滿是新奇,直到看累了,才又小心的出去了城外,背著旁人,找了一處能避風的地方,休息。

  他在這里一待就是好幾天,起初還沒有人發現什么,只是看他可憐,賞些銅錢,后來被人發現了真面目,又是幾頓好打,不得已,只能流落江湖,到處流浪,很快,多半個月過去!

  “今天運氣真好,前幾天怎么沒有發現這里還有個廟可以居住啊!”雨淚對于自己能發現這個廟,很是奇怪,前幾天他找遍了四周,都沒有發現這個廟,要是發現早了,前幾天就不用那么受罪了。天氣慢慢變冷,要是找不到能住人的地方,晚上遲早要凍死。

  走進去,布衣才發現,這個廟,也不知道供的是那個佛,佛像的半邊身子已經不見,剩下的一半,也看不清楚是什么樣子,破破爛爛,這里幾乎沒有一個完整的東西,廟門內,四周的八部天眾,也都殘缺不全,雖然這些佛像大多猙獰恐怖,但是,在布衣心中,這些東西比人可愛多了,最起碼,他們不說話,自己在這里睡覺,也沒有人欺負他。在他小小的年紀里,早就明白什么是善惡,什么是恐懼。

  逛了一天,累了,找了一塊地方,也不管干凈與否,直接睡了。

  半夜,天空中一聲霹靂震響,立刻驚動了正在熟睡中的布衣,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自言自語道,“打雷了么,不知道這里會不會漏雨,先等等看,若是漏雨了,挪個地方。”

  正當他抬頭透過閃電的光華看屋頂的時候,忽然一個聲音傳了出來。

  “不會漏雨,若是漏雨,他就不是法寶了,雖然是個爛法寶!”

  布衣頓時一驚,噌的站了起來,站在破廟中央,腦子一轉,立刻大聲說道,“誰在說話,在哪?快點出來,不要裝鬼嚇唬人了。”

  “咦,小孩子不錯,居然不害怕!難道不怕我是鬼么?”那人似乎對布衣有了點興趣,疑問道。

  “哼,你要是鬼,打雷了還敢出來嚇唬人,早不知道窩在那個墳堆里,嚇的尿褲子,不對,鬼不會尿褲子。。。。反正,肯定會被嚇得半死。”布衣顯然有點語無倫次,但是語氣卻十分堅定。

  “鬼怕打雷,小孩子知道的還挺多的么,天雷是天地至陽之物,能克制所有至陰之物,十分正常,你一個小孩子能知道這點,十分不錯,呵呵呵,我喜歡,嘿嘿,有點意思。”正說著,在布衣更加驚奇的目光中,這破爛的廟中央,忽然出現一個紫影,這個黑影仿佛一團煙氣,聚散離合,不出片刻,就凝聚成一團人形,居然是個黑袍人。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