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1-12 12:26:2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大魔王怎么能沒小嘍啰
  4. 第一章、序

第一章、序

更新于:2018-03-17 13:41:44 字數:6928

字體: 字號:
大魔王怎么能沒小嘍啰目錄
共1章
  “老娘受夠了,這天殺的穿越!”

  薛麗重復著七年來的心里日常,一遍一遍的詛咒著上天,但是人卻只能無可奈何的順應上天的安排,老實的站在隊伍中間。

  七年前,她如愿以償了,她那一直以來的狗運氣給了她夢寐以求的穿越,地主之家,庶出之女,標準的女主模板。

  然而,似乎因為她把運氣留在了地球,故事并沒有按照正常發展,她不幸地被劫掠到了土匪山上。說是劫掠,其實就是一個媒婆一樣的女人跑到他家里,說臥虎山上的某位看上了你家小女,這是她命中的福氣云云,于是她就被家人看護著,跟著那老女人上了山,竟然是家人護送!

  無人為她傷心,因為這身體的親娘剛死,如果不是這身體傷心過度哭死了,薛麗也不一定能穿到她身上。

  剛到山上,她那二十一世紀的獨立精神就讓她準備逃跑,書里一般都這樣。

  可恨,一個獵人的女兒搶先一步,正當她惱怒打草驚蛇的時候,一個無手無腳的少女之柱被立在了廣場中央,與蛆蟲一起活了半個月。

  同樣在七年前,她認識了他。

  當時她和一群少女被趕出來觀摩逃跑女孩受刑,而他正在一遍又一遍的沖向廣場中央、沖向被束縛少女,同時又一次次的被山賊四大王扔了回來,滿身是血,步履艱難,卻雙目堅定,那份執著和不悔震撼了她和其他二十多個土著女孩。

  不過他最終還是失敗了,因為山賊四大王說了,“規矩必須守,大寨主的孩子也一樣,如果逃跑女孩從柱子上下來,他就把剩下的女孩子都做成人柱子。”

  他痛哭流涕,瘋魔一樣的照顧著那個女孩子,用湯勺一勺一勺的給她喂食,烈日下為她遮陽,暴雨中為她打傘,夜里為她驅趕蚊蟲,最終也是他在少女的感激與熱淚下,送了少女最后一程,當時薛麗和另外兩個女孩在場。

  為此,他受了家法,被山賊四大王打的半個月下不來床,從那時起,他成了所有被抓女孩心中的英雄。

  幾個月后,又有母女三人加入了女孩子的隊伍,雙胞胎女孩子和大家一樣,十歲左右,媽媽柳娘則是二十三、四的樣子,讓薛麗感概古代生育之早,不過,僅僅過了幾天,她需要感慨的事情就多的數不清了。

  少婦柳娘出現的第二天,奇怪變化就開始出現了。

  一直被當做觀賞植物的辣椒出現在了菜里面,驚的薛麗目瞪口呆,不過僅有的理智讓他克制住了找老鄉傾訴的想法。

  第五天,柳娘住進了那最豪華的宅院,說是為了方便照顧少爺起居,可是誰又知道是照顧少爺,還是照顧山寨大王那個老爺?

  “不過,這才是正牌的穿越者應該做的事情吧。”薛麗想想別人,又想想自己,那時的她還和普通的土著女孩沒有任何區別,嫉妒之火便熊熊燃燒。

  第七天,神奇的柳娘更加的神奇了,她竟然勸說動了他,他從逃荒流民中收集的四十個骨骼高大的少年親隨都剃了光頭,換上了類似中山裝的衣服,開始了隊列、軍姿訓練。

  他親臨現場督促,親自杖責了流淚的親隨,罰沒其晚飯。

  第九天,少女隊伍也加入了軍姿訓練,同樣換上了在這個世界非常奇怪的長袖短打衣衫,發型也變成了齊耳短發。很多女孩子為了頭發哭的一塌糊涂,山大王的壓寨夫人親自前來,賞了柳娘酒肉與短刀,賜其殺伐之能為。

  他也來了,一個個的安慰痛苦的少女,毅然決然的剪掉了自己的長發,誓與同苦,然后把自己的長發與少女們的一同葬在了屋邊,堆石立冢,寫了千字的祭文,古意盎然,幾個地主家的姑娘因為識字,眼中星光燦爛,農夫家的女子因為不識字,眼神迷茫,卻更加的崇拜,薛麗因為是古文,讓她想到了語文考試,有些頭疼。

  自那日起,開朗的雙胞胎姐妹向著內向與自卑邁出了腳步,與其他少女之間那看不見的高墻一層層的加厚,只在他身邊的時候,才能看到些許笑容。

  他也在那一日起徹底改變了束發青巾行獵服的形象,留了一個很不適合他頭型的光頭,每天刮的閃亮。可是這阻擋不了他成為幾乎所有少女的偶像、英雄、和幻想的情郎,包括雙胞胎少女,但是不包括薛麗,她對沒有180毫米的正太無愛,不能超越電腦里的黑人兄弟,怎么跟得上穿越的她!

  半年后的某日,柳娘一個個地約見了少女與少年,然后一個叫做契卡的組織創立了,同時創立的還有每日一次的憶苦思甜、錯誤認知討論會。

  在會上每個人都要先自我剖析,分析自己的優點與不足,然后指出一個隊友的不足與優點,為了大家能更好的成為他的奴仆,不斷的改進自己。

  會議男女分開,柳娘每次都第一個發言,發言肉麻,不過在女生隊伍中卻得到了發自內心的擁護,大家雖然發言羞澀,卻真心認同,驚的薛麗目瞪口呆。

  于是,薛麗因為思想不進步,被關了小黑屋,那天讓她對穿越者憤恨不已,因為那是只有穿越者才能想到的辦法,一個狹小的空間,站不直、躺不下,無光、無聲,如同矮小的棺材一樣,那種折磨讓她想死。

  在最初的一個小時里,她在心中大罵柳娘,并不斷調整姿勢,以讓自己舒服一點。

  第二個小時,那種難以舒展的感覺,讓她難以忍受,她用力的捶打厚木板,出聲的大罵柳娘,以緩解那種發毛憋屈的感覺。

  第三個小時,手捶破了,那種毛躁的感覺在骨髓中肆虐,讓她有砸毀一切的沖動,包括她自己,罵聲卻變成了祈求,雖然理智上她知道外面不會有人。

  第四個小時,她一會祈求,一會大罵,涉及到的人有、柳娘、他、山寨寨主、壓寨夫人、所有知道名字的漫天神佛。

  第五個小時,她開始編織下次討論會的言辭,用這種對自己有好處,又能分神的辦法來減輕痛苦,她要確保言辭不會讓柳娘知道她是穿越者,又能保證自己不會再被關小黑屋,同時她還不斷告訴自己,時間已經過了很久了。

  ……

  第二十三個小時,下次討論會的言辭已經被修改的畸形了,如果是二十三小時前的她聽見這些話,她一定覺得所有人類和性有關的貶義詞加起來都不夠形容這個人的下作,但是現在的她只擔心不夠下作。

  至于會不會被柳娘發現,已經不重要了,她覺得被發現弄死,也是一種解脫。

  二十四小時后,薛麗被抬出來直接參加了討論會,并直接發言,她幾乎用盡自己全身的力氣發言,大聲的表示自己每一分鐘都想含著某種長在他身上的東西,想被他隨意的踐踏,想像一只狗一樣圍繞在他身邊,做他一輩子的忠狗,然后是更加瘋狂的話,一直持續了半個小時。

  驚的其他女孩子都目瞪口呆,其中包括柳娘。

  在以后的七年中,薛麗變的和其他女孩子差不多,討論會上的發言都是那種一輩子都要做他的仆人,為他生為他死的種類,很肉麻,有點滴**,卻不色情,有時還虛偽的批判一下自己想家,值得慶幸的是討論會在開始的一個月后改成了每七天一次。

  不過,這七年的安全,卻讓她對柳娘難以理解,無論她是什么想法,都不應該對另外一個穿越者不管不問。

  深深的吸口氣,然后隨著步伐用口呼出,隊伍已經跑了有一會了,薛麗跟在隊伍中間,開始轉換呼吸頻率,以緩解疲勞。圍繞著山寨跑步是每天的必修課,她們這些少女已經成為了山寨最美麗的風景線,因為營養的良好,以及大量的運動,更因為本來被抓進山就是個個都經過篩選的,據說去她家的那個老女人以前是簪花馬營選人的**,所以她們自然一個個都出落的很是漂亮,其中有幾個在薛麗看來至少是校花級別的。

  想來是同為穿越者,審美觀相差不多,這些校花級別的美人,無一例外的被柳娘選中,換上了粉衣,稱為“粉衣近侍”,全都搬到了他剛剛入住的院落,一張大火炕,圍住了六個少女加個一個少婦的**。

  他的臥室就在一墻之隔的另外一間,睡的是雕花大床,家具擺設很是明清,兩屋子中間沒有門,只有稀疏的珠簾遮擋,真的非常稀疏,一米五寬的門洞,只有十余排珠簾。

  被選中的六個女孩子,其中五個都興奮的不得了,剩下的那個表面上也興奮的不得了,這可能是因為她們能接觸到的男人只有他,哪個少女不懷春呢?

  當然,他也足夠優秀,家室絕對是這臥虎山魁首,長相也無可挑剔,濃眉大眼、讓一張韓國歐巴的臉多了幾許陽剛,也讓身上那虬結的肌肉不顯得突兀。

  “天高地遠,厚恩無邊,慈仁少主,情義齊天,一、二、三、四!”

  嘹亮的號子打斷了薛麗的思維,那是烏衣侍從的號子,也就是他從難民中收養的親隨,如今被柳娘改了名字叫做烏衣侍從,他們的號子也是柳娘編的,古今結合。

  待到烏衣侍從的號子喊完,薛麗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因為女隊的號子要響起來了,而且如果比男生的聲音低,晚飯肉食要減半,大家都不愿意肉食減半,薛麗也一樣,雖然作為近侍的伙食比女官時候好了許多。

  過去的她真的從來沒想過自己也會有這么沒見過世面的一天,為了幾片肥肉,喊的聲嘶力竭。

  “雪凈云潔,憐愛純一,少主聰敏,優腉我期,一、二、三、四!”

  真你妹的肉麻,自比我妻由乃嗎?薛麗一邊聲嘶力竭的喊著,一邊在心中吐槽,這也是讓她在這令人發瘋的境地下,清醒且不瘋狂的一種好方法。

  吐槽真是緩解壓力的一種正能量!

  “老娘受夠了,這天殺的穿越!”

  薛麗重復著七年來的心里日常,一遍一遍的詛咒著上天,但是人卻只能無可奈何的順應上天的安排,老實的站在隊伍中間。

  七年前,她如愿以償了,她那一直以來的狗運氣給了她夢寐以求的穿越,地主之家,庶出之女,標準的女主模板。

  然而,似乎因為她把運氣留在了地球,故事并沒有按照正常發展,她不幸地被劫掠到了土匪山上。說是劫掠,其實就是一個媒婆一樣的女人跑到他家里,說臥虎山上的某位看上了你家小女,這是她命中的福氣云云,于是她就被家人看護著,跟著那老女人上了山,竟然是家人護送!

  無人為她傷心,因為這身體的親娘剛死,如果不是這身體傷心過度哭死了,薛麗也不一定能穿到她身上。

  剛到山上,她那二十一世紀的獨立精神就讓她準備逃跑,書里一般都這樣。

  可恨,一個獵人的女兒搶先一步,正當她惱怒打草驚蛇的時候,一個無手無腳的少女之柱被立在了廣場中央,與蛆蟲一起活了半個月。

  同樣在七年前,她認識了他。

  當時她和一群少女被趕出來觀摩逃跑女孩受刑,而他正在一遍又一遍的沖向廣場中央、沖向被束縛少女,同時又一次次的被山賊四大王扔了回來,滿身是血,步履艱難,卻雙目堅定,那份執著和不悔震撼了她和其他二十多個土著女孩。

  不過他最終還是失敗了,因為山賊四大王說了,“規矩必須守,大寨主的孩子也一樣,如果逃跑女孩從柱子上下來,他就把剩下的女孩子都做成人柱子。”

  他痛哭流涕,瘋魔一樣的照顧著那個女孩子,用湯勺一勺一勺的給她喂食,烈日下為她遮陽,暴雨中為她打傘,夜里為她驅趕蚊蟲,最終也是他在少女的感激與熱淚下,送了少女最后一程,當時薛麗和另外兩個女孩在場。

  為此,他受了家法,被山賊四大王打的半個月下不來床,從那時起,他成了所有被抓女孩心中的英雄。

  幾個月后,又有母女三人加入了女孩子的隊伍,雙胞胎女孩子和大家一樣,十歲左右,媽媽柳娘則是二十三、四的樣子,讓薛麗感概古代生育之早,不過,僅僅過了幾天,她需要感慨的事情就多的數不清了。

  少婦柳娘出現的第二天,奇怪變化就開始出現了。

  一直被當做觀賞植物的辣椒出現在了菜里面,驚的薛麗目瞪口呆,不過僅有的理智讓他克制住了找老鄉傾訴的想法。

  第五天,柳娘住進了那最豪華的宅院,說是為了方便照顧少爺起居,可是誰又知道是照顧少爺,還是照顧山寨大王那個老爺?

  “不過,這才是正牌的穿越者應該做的事情吧。”薛麗想想別人,又想想自己,那時的她還和普通的土著女孩沒有任何區別,嫉妒之火便熊熊燃燒。

  第七天,神奇的柳娘更加的神奇了,她竟然勸說動了他,他從逃荒流民中收集的四十個骨骼高大的少年親隨都剃了光頭,換上了類似中山裝的衣服,開始了隊列、軍姿訓練。

  他親臨現場督促,親自杖責了流淚的親隨,罰沒其晚飯。

  第九天,少女隊伍也加入了軍姿訓練,同樣換上了在這個世界非常奇怪的長袖短打衣衫,發型也變成了齊耳短發。很多女孩子為了頭發哭的一塌糊涂,山大王的壓寨夫人親自前來,賞了柳娘酒肉與短刀,賜其殺伐之能為。

  他也來了,一個個的安慰痛苦的少女,毅然決然的剪掉了自己的長發,誓與同苦,然后把自己的長發與少女們的一同葬在了屋邊,堆石立冢,寫了千字的祭文,古意盎然,幾個地主家的姑娘因為識字,眼中星光燦爛,農夫家的女子因為不識字,眼神迷茫,卻更加的崇拜,薛麗因為是古文,讓她想到了語文考試,有些頭疼。

  自那日起,開朗的雙胞胎姐妹向著內向與自卑邁出了腳步,與其他少女之間那看不見的高墻一層層的加厚,只在他身邊的時候,才能看到些許笑容。

  他也在那一日起徹底改變了束發青巾行獵服的形象,留了一個很不適合他頭型的光頭,每天刮的閃亮。可是這阻擋不了他成為幾乎所有少女的偶像、英雄、和幻想的情郎,包括雙胞胎少女,但是不包括薛麗,她對沒有180毫米的正太無愛,不能超越電腦里的黑人兄弟,怎么跟得上穿越的她!

  半年后的某日,柳娘一個個地約見了少女與少年,然后一個叫做契卡的組織創立了,同時創立的還有每日一次的憶苦思甜、錯誤認知討論會。

  在會上每個人都要先自我剖析,分析自己的優點與不足,然后指出一個隊友的不足與優點,為了大家能更好的成為他的奴仆,不斷的改進自己。

  會議男女分開,柳娘每次都第一個發言,發言肉麻,不過在女生隊伍中卻得到了發自內心的擁護,大家雖然發言羞澀,卻真心認同,驚的薛麗目瞪口呆。

  于是,薛麗因為思想不進步,被關了小黑屋,那天讓她對穿越者憤恨不已,因為那是只有穿越者才能想到的辦法,一個狹小的空間,站不直、躺不下,無光、無聲,如同矮小的棺材一樣,那種折磨讓她想死。

  在最初的一個小時里,她在心中大罵柳娘,并不斷調整姿勢,以讓自己舒服一點。

  第二個小時,那種難以舒展的感覺,讓她難以忍受,她用力的捶打厚木板,出聲的大罵柳娘,以緩解那種發毛憋屈的感覺。

  第三個小時,手捶破了,那種毛躁的感覺在骨髓中肆虐,讓她有砸毀一切的沖動,包括她自己,罵聲卻變成了祈求,雖然理智上她知道外面不會有人。

  第四個小時,她一會祈求,一會大罵,涉及到的人有、柳娘、他、山寨寨主、壓寨夫人、所有知道名字的漫天神佛。

  第五個小時,她開始編織下次討論會的言辭,用這種對自己有好處,又能分神的辦法來減輕痛苦,她要確保言辭不會讓柳娘知道她是穿越者,又能保證自己不會再被關小黑屋,同時她還不斷告訴自己,時間已經過了很久了。

  ……

  第二十三個小時,下次討論會的言辭已經被修改的畸形了,如果是二十三小時前的她聽見這些話,她一定覺得所有人類和性有關的貶義詞加起來都不夠形容這個人的下作,但是現在的她只擔心不夠下作。

  至于會不會被柳娘發現,已經不重要了,她覺得被發現弄死,也是一種解脫。

  二十四小時后,薛麗被抬出來直接參加了討論會,并直接發言,她幾乎用盡自己全身的力氣發言,大聲的表示自己每一分鐘都想含著某種長在他身上的東西,想被他隨意的踐踏,想像一只狗一樣圍繞在他身邊,做他一輩子的忠狗,然后是更加瘋狂的話,一直持續了半個小時。

  驚的其他女孩子都目瞪口呆,其中包括柳娘。

  在以后的七年中,薛麗變的和其他女孩子差不多,討論會上的發言都是那種一輩子都要做他的仆人,為他生為他死的種類,很肉麻,有點滴**,卻不色情,有時還虛偽的批判一下自己想家,值得慶幸的是討論會在開始的一個月后改成了每七天一次。

  不過,這七年的安全,卻讓她對柳娘難以理解,無論她是什么想法,都不應該對另外一個穿越者不管不問。

  深深的吸口氣,然后隨著步伐用口呼出,隊伍已經跑了有一會了,薛麗跟在隊伍中間,開始轉換呼吸頻率,以緩解疲勞。圍繞著山寨跑步是每天的必修課,她們這些少女已經成為了山寨最美麗的風景線,因為營養的良好,以及大量的運動,更因為本來被抓進山就是個個都經過篩選的,據說去她家的那個老女人以前是簪花馬營選人的**,所以她們自然一個個都出落的很是漂亮,其中有幾個在薛麗看來至少是校花級別的。

  想來是同為穿越者,審美觀相差不多,這些校花級別的美人,無一例外的被柳娘選中,換上了粉衣,稱為“粉衣近侍”,全都搬到了他剛剛入住的院落,一張大火炕,圍住了六個少女加個一個少婦的**。

  他的臥室就在一墻之隔的另外一間,睡的是雕花大床,家具擺設很是明清,兩屋子中間沒有門,只有稀疏的珠簾遮擋,真的非常稀疏,一米五寬的門洞,只有十余排珠簾。

  被選中的六個女孩子,其中五個都興奮的不得了,剩下的那個表面上也興奮的不得了,這可能是因為她們能接觸到的男人只有他,哪個少女不懷春呢?

  當然,他也足夠優秀,家室絕對是這臥虎山魁首,長相也無可挑剔,濃眉大眼、讓一張韓國歐巴的臉多了幾許陽剛,也讓身上那虬結的肌肉不顯得突兀。

  “天高地遠,厚恩無邊,慈仁少主,情義齊天,一、二、三、四!”

  嘹亮的號子打斷了薛麗的思維,那是烏衣侍從的號子,也就是他從難民中收養的親隨,如今被柳娘改了名字叫做烏衣侍從,他們的號子也是柳娘編的,古今結合。

  待到烏衣侍從的號子喊完,薛麗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因為女隊的號子要響起來了,而且如果比男生的聲音低,晚飯肉食要減半,大家都不愿意肉食減半,薛麗也一樣,雖然作為近侍的伙食比女官時候好了許多。

  過去的她真的從來沒想過自己也會有這么沒見過世面的一天,為了幾片肥肉,喊的聲嘶力竭。

  “雪凈云潔,憐愛純一,少主聰敏,優腉我期,一、二、三、四!”

  真你妹的肉麻,自比我妻由乃嗎?薛麗一邊聲嘶力竭的喊著,一邊在心中吐槽,這也是讓她在這令人發瘋的境地下,清醒且不瘋狂的一種好方法。

  吐槽真是緩解壓力的一種正能量!

字體: 字號:
大魔王怎么能沒小嘍啰目錄
共1章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