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8-08 01:50:3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龍祥道
  4. 001兩小無猜

001兩小無猜

更新于:2018-03-14 21:24:25 字數:2640

字體: 字號:
  一條清澈的小溪蕩漾點點漣漪,河邊的樹木郁郁蔥蔥,空中飛行的小鳥偶爾點過水面,留下圈圈圓暈,劃破了水面上樹的倒影。粼粼的波光在燦爛的陽光下格外明麗。河面上出現了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奔跑的倒影,一頭烏黑的長發隨風飄起,小巧而白皙的臉上綻放著開心的笑容,面上的五官鑲嵌的精致得當。長長的睫毛忽閃著青春的光芒,黑水晶似的眼珠靈巧的轉動,明亮得像一潭清池。一張小巧的嘴,如那枝頭一枚成熟的櫻桃。

  “來追我呀,蕭楊哥哥,我在這呢,嘻嘻...”

  一個小女孩藏在一棵大樹后戲謔道。說完小女孩腳踩著一種極為飄逸的步法向一片草地掠去。

  “青兒,你太快了,怎么也追不上,不追了。”

  男孩擦了擦額頭上的汗,便躺在了草地上索性不追了。小青回到蕭楊的身邊,食指點了一下男孩的鼻子。

  “蕭楊哥哥,你什么都好,就是太懶了,倘若你用心的跟宇文叔叔學功夫的話,肯定能追上我”。

  蕭楊愜意的躺在草地上,嘴里含著一根樹枝懶洋洋的道:“為什么要學功夫呢?縱然宇文云峰那般的叱咤風云,可他哪有自己的自由,不是保護我父親就是替皇家效力,我只是不想活得像他那么累。如今天下太平,學功夫也沒用。還不如讀讀書,做做畫。”

  “好了,蕭楊哥哥我們不說這些不開心的事了,娘親剛才教我唱了一首歌,我唱給你好不好?”

  “好啊,好啊,我最喜歡聽青青唱歌了。”

  “我有一只小毛驢我從來也不騎,有一天我心血來潮騎著去趕集,我手里拿著小皮鞭我心里正得意,不知怎么嘩拉拉拉拉我摔了一身泥...蕭楊哥哥,好聽不好聽?”

  “哈哈,逗死了,唐媽媽怎么教你這么逗的歌曲,不過我覺得這樣唱更逗,我有一只小毛驢我從來也不騎,有一天我心血來潮騎著去趕集,我手里拿著小皮鞭我心里正得意,不知怎么嘩拉拉拉拉毛驢放個屁...”

  “呀,你壞死了蕭楊哥哥”

  “好青青,咱以后就這樣唱好不好,如果你答應的話我以后每天多給你講一個故事好不好?我手里拿著小皮鞭我心里正得意,不知怎么嘩拉拉拉拉毛驢放個屁...哈”

  “真的每天多給我講一個故事”

  “那當然,只要你答應我以后唱這首歌都這樣唱,而且還不能告訴唐媽媽是我教你的,我就每天多給你講個故事。

  “好吧,蕭楊哥哥我答應你,以后這首歌就這樣唱。”

  “來,青青,我們拉鉤。”

  “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兩個稚嫩的童聲引得天空的小鳥都不由的駐在枝頭注視著他們倆。

  “今天家里是不是來客人了,父親好像在客廳待客,真是奇怪,我父親很少親自陪客人,不知道今天是哪位貴客。青青,我們去看看好么?”

  “好啊,不過蕭楊哥哥你得背著我,我累了。”青青對蕭楊撒嬌道。

  蕭楊背著青青沖后花園來到客廳門前,蕭楊對青青打了個噤聲的手勢,“噓...”兩個小家伙偷偷的往客廳內觀察,一旁的侍衛也不管不問,任由他們窺視。

  只見有一人面龐微紅,濃眉之下一雙虎目炯炯有神,無形的散發出威懾的氣息,正是蕭王爺元坤。左側的那人身高七尺,一身青色長袍,頭戴道觀,手拿浮塵,身背一口寶劍,看起來仙風道骨,說不出來的飄逸。右側的那位看起來年過五旬,身材魁梧,面帶威嚴。發髻中夾雜著絲絲白發。

  “蕭王爺,您言重了,小王爺不就是到我這里上個學么?沒問題,別的事我不敢夸海口,但京兆學院的事我還是說的算的”五旬老翁道。

  “呵呵,就是阿,蕭王爺,上官老頭就是京兆學院的院長,他說同意肯定沒問題的。貧道以茶代酒敬王爺一杯,祝小王爺將來學藝大成,以便將來接替您執掌三軍”

  蕭元坤欠了欠身,舉起酒杯喝下了那位道士敬的酒。

  “唉!道長,您是不知道內情,如若不然,僅僅如此小事本王哪敢勞煩二位大駕,只是犬子實在是庸劣不堪,今年都八歲了,一點點功夫都沒學,論身手還不如唐大人家的小女唐青青,這實在是讓本王無地自容。京兆學院乃我龍祥國培養青年一代人才的圣地,本王只怕犬子到那依然頑劣,在那培養人才的圣地做那害群之馬,如此一來,蕭某人豈不成了罪人了。”

  “犬子庸劣不堪..嘻嘻”青青對著蕭楊取笑道。

  “切,父王分明在講我的壞話,我庸劣與否,青青你是最知道的,不是我學不會,而是真的不想學。”二小繼續窺視。

  “蕭王爺,您放心,小王爺到了學院之后,我一定盡全力教導。必將還您一個叱咤風云的兒子”上官院長拍著胸脯打著保票。

  “如此,那本王先在這里謝過上官院長了,那等到學院開學我就將犬子送去學藝了...”

  “蕭楊哥哥,我們都八歲了,不能整天再像小孩一樣玩鬧了。我爹說我們將來學有所成,可以報效國家。看王爺的態度,你是不去不行了。”

  蕭楊嘆了一口氣說:“青青,咱們走吧。”

  “二位大人,要不要我先把犬子叫來見過二位大人?”蕭元坤道。

  “那敢情好,我也有日子沒見過小王爺了。”東方院長拈著胡須笑道。蕭元坤扭身對侍衛到:“去叫小王爺!”

  “諾!”侍衛匆匆離去,剛出門就看見了蕭楊。

  “小王爺,請留步,王爺召見。”

  真是怕什么來什么,蕭楊想:怕被父親叫進去見上官院長結果還是躲不掉。

  “青青,你先回家吧,我去見上官院長。周侍衛,煩你送送青姑娘”

  “那你今天又不能給我講故事了,明天加倍補上”青青不情愿的準備離開。蕭楊忽然湊在青青的耳邊小聲說:

  “我手里拿著小皮鞭,我心里正得意,不知怎么嘩拉拉拉拉毛驢放個屁...這樣唱才加倍補上,哈哈!”

  “蕭楊哥哥,你就知道欺負我,我要走了,不理你了”

  蕭楊跟著侍衛來到客廳,躬身施禮,“見過父王。”

  “楊楊阿,過來,見過二位大人”蕭元坤指著那位年過五旬的老者,“這位是京兆學院的院長上官燕飛大人,這位是大長老東方智超”

  “見過上官伯伯、東方伯伯”蕭楊忍著心中的不快,給三人露出擺出一個天真無邪的笑容,仿佛真的像一個很乖的孩子而不是頑皮。

  東方智超仔細的打量蕭楊,只見此子鼻梁挺直,直上印堂,兩眼之間山根部分沒有凹陷。稚嫩的額頭顯得有些方。東方老道瞇著眼睛,面帶微笑道,“王爺,此子將來并非池中之物...。”

  “為何?”蕭元坤一臉疑惑,深知東方智超并非胡言亂語。

  “天機不可泄露,來日你自會明白”

  “哈哈哈,東方老道就會跟老夫賣關子,蕭楊,你先下去吧,我跟兩位大人再喝幾杯。”

  蕭楊慢慢又返回了小溪邊,躺在草地上,嘴里含著一個草根,望著即將西下的落日,殘陽如血。心里說不出的無奈,恐怕以后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樣和青青自由的玩耍了。難道真的要去京兆學院修行?難道我風流倜儻玉樹臨風的小王爺真的要跟那些蕓蕓眾生、凡夫俗子一樣為了追求自身的強大而放棄自由,去京兆學院那種無聊透頂的地方?


更多精彩男頻小說微信關注公眾號“51云閱讀”(或者微信搜索公眾號“51云閱讀”關注)繼續閱讀

微信掃一掃

添加方法:

1、將二維碼截圖保存至相冊

2、打開微信--掃一掃--相冊,選中相冊中的二維碼圖片后關注公眾號

字體: 字號:
福建体彩31选7奖池